<rt id="uaoqk"><wbr id="uaoqk"></wbr></rt>
<menu id="uaoqk"><wbr id="uaoqk"></wbr></menu>

百年虛云,人天共欽——近代壽命最長的120歲高僧

[虛云法師] 發表時間:2014-07-23 作者:李煥 [投稿]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

百年虛云,人天共欽——近代壽命最長的120歲高僧

一、前言

  人類的壽命隨著時代的進步不斷地延長,但距離天壽一百二十歲尚遠。所謂“天壽”,乃指天賦之自然壽命,亦稱“天年”,即在正常情況下,人類的最大壽限。一百二十歲只是現階段我們追求的目標,并非人壽的極限,實際上必定有人超過。

  我國近年以來,享壽最長而有年譜可查的,是高僧虛云和尚,生于公元一八四零年(清道光二十年)八月二十七日(夏歷七月二十九日寅時),圓寂于公元一九五九年(民國四十八年)十月十三日(夏歷九月十二日丑時)。按照我國傳統的計算年齡習慣(虛齡),世壽一百二十歲。我國歷史上曾活到一百二十歲的尚有唐代趙州從諗和尚(公元七七八~八九七年),但并無年譜可供查考,其養生方法亦難以探究,故不具論。本文特將高僧虛云和尚事跡及其養生修持要訣,詳加論述,以供參考。

貳、虛云和尚傳略

  虛云和尚俗姓蕭,名古巖,字德清,世居湖南湘鄉。父玉堂,母顏氏。清道光年間,父宦游福建泉州,道光二十年(公元一八四○年),虛云誕生后,生母病故,由庶母王氏撫育。

  虛云十一歲,由祖母作主,以虛云兼祧叔嗣,為定田、譚二門親事。十七歲時,父迫使完婚,但虛云早已立志從佛,雖不得已而與田、譚二氏成親,然而同居無染,守身如一。

  越二年,虛云十九歲,至福州鼓山涌泉寺,禮常開法師剃度。離家時寫下“皮袋歌”三章與田、譚二氏,表明不貪名利,不戀妻妾,“從今不入紅塵隊,降伏六根絕思慮”的超凡志向。次年,依鼓山妙蓮和尚圓受具戒。

  虛云三十一歲,行腳至浙南溫州雁蕩山,學教于天臺融鏡老法師,三十六歲至高明寺聽敏曦法師講《法華經》,又至岳林寺聽《彌陀經》,三十七歲至天童寺聽《楞嚴宗通》。

  公元一八八二年,虛云四十三歲,發心朝拜五臺山,以報父母深恩。是年農歷七月初一日,由浙江普陀法華庵起香,三步一拜,至公元一八八四年五月下旬始拜抵五臺山顯通寺,在拜香還愿三年間,曾經歷饑寒雪掩、痢疾腹瀉、口流鮮血、奄奄待斃、三次大病,幸能逢兇化吉,終達心愿。

  嗣后數年,虛云參訪名山大川,三衣一缽,踽踽獨行,風霜雪雨,毫無倦容。體力日強,步履輕捷。五十三歲起與諸師同住九華,弘教三年。

  虛云自十九歲出家至五十六歲開悟時止,為自度時期,在此三十七年出家歲月中,雖歷盡艱辛,猶生歡喜,每每藉境驗心,愈困苦處愈覺心安,所作所為,福慧雙修。

  公元一八九五年,虛云五十六歲以后為度他時期,所作所為,無私無我。到處開荒辟地,不住持現成寺院,不接受豐腆供養四眾弟子前后得戒度者萬余人,乞戒皈依者百十萬人。他親手興建大小梵剎數十,其宏偉者如云南雞足山的祝圣寺、昆明的云棲寺、廣東曲江的南華寺、乳源云門的大覺寺、江西永修縣云居山的真如寺等。

  綜觀虛云一生事跡,可說是:志大氣剛,悲深行苦,云水生涯,歷盡艱辛,愈挫愈奮,建樹良多,舉其犖犖大者,可概括為十項:

  一、云水天涯,苦修證道;

  二、提倡戒律,整肅道風;

  三、中興祖庭,建寺安僧;

  四、續法禪門,并弘五家;

  五、兼攝經教,重視文史;

  六、興學育僧,迎納新進;

  七、恢弘古風,農禪并重;

  八、護國護教,為法忘軀;

  九、啟建法會,維護和平;

  十、福利社會,普度眾生

叁、虛云和尚的修持之道

  虛云和尚生于改朝換代的亂世,憑其先天的稟賦及后天的修養,志大氣剛,悲深行苦,振興佛教,度生無數。住世一百二十年,歷經“五帝四朝”和“九磨十難”,終能達成慈悲救世的心愿。研究他一生修持的要訣,歸納起來,不外下列各點:

  一、堅定不移的宗教信仰

  虛云自幼喜歡聽祖母講述佛教故事,喜素食,不喜葷腥。稍長,回到湘鄉老家,初次接觸僧人及佛法后,便對佛教產生濃厚興趣。十九歲,未經父親同意,私自出家。嗣后百年如一日,堅持宏法利生。

  他維護佛教的事功,最著者為民國三十二年受國民政府林主席、蔣公及戴院長等人敦聘,至陪都重慶啟建息災法會,會后蔣公詳細問法,虛云曾以書面解答,條列唯物、唯心及神與基督之理。(文長不錄,原文詳見《虛云和尚年譜》。)

  民國初年,各省逐僧毀寺,當時虛云和尚在云南雞足山的祝圣寺,新軍協統李根源督兵赴諸山逐僧拆寺,虛云乃面見李根源。

  根源怒形于色,厲聲問:“佛教對社會有何益?”

  老和尚答:“圣人設教,總以濟世利民為要。語其初機,則為去惡從善。從古政教并行,政以齊民,教以化民。佛教教人治心,心為萬物之本,本得其正,萬物得以寧,而天下太平。”

  根源面色稍改,又問:“要這泥塑木雕作什么?”

  答:“佛言法相,相以表法,不以相表,于法不張,法相表彰,則人易生敬畏之心,人心若無敬畏,則無惡不作,無作不惡,禍亂是以形成。即使以世俗言之,尼山塑圣,丁蘭刻木,中國各宗族祠堂供奉之祖先牌位及天地神祇,以及東西各國之銅像等,亦不過是令人心有所皈依,及起其敬信之忱,其功效實不可思議。就佛教而言,語其極則,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

  根源略現笑容,又問:“但是和尚不做好事,反做許多怪事,實在是國家的廢物。”

  答:“和尚是通稱,有圣凡之別,不能因見少數不肖僧,而遂罪及全僧,豈因一、二不肖秀才而罵孔子?海不棄魚蝦,所以為大;佛法以性為海,無所不容,僧秉佛化,護持三寶,潛移默化,其用彌張,不一定全是廢物。”

  根源被老和尚說服,執弟子禮,乃引兵去。由此可知老和尚不但自己堅信佛教,而且能說服他人信仰佛教。

  二、艱苦卓絕的修行生涯

  虛云自十九歲在鼓山涌泉寺出家圓受具戒后,隱居山后巖洞中,禮萬佛懺,生活艱苦,有時以野菜野果充饑,時遇虎狼,亦不畏懼,隱居古巖洞十二年以后,自覺修持精進,隨心所欲,雖不食人間煙火,但耳聰目明,體力日強,健步如飛。

  老和尚五十六歲時,過江墮水得救后,口鼻流血,容顏憔悴,乃在禪堂中打七,晝夜精勤,萬念頓息,以死為待。經過二十余日,奇跡出現,容光煥發,眾病皆愈。從此參禪工夫進入純熟境界。一天,夜放晚香時,開眼一看,忽見大光明好像白晝一樣,內外洞徹。至八七第三晚,六枝香開靜時,護七禪師入堂沖開水,不慎將水濺在虛云手上,茶杯墜地,“拍”的一聲破碎,頓斷疑根,慶快平生,如從夢醒,悟透禪關,乃述二偈,以記悟境。第二偈云:

  燙著手,打碎杯;家破人亡語難開;

  春到花香處處秀,山河大地是如來。

  公元一九零二年,虛云住終南山時,與戒塵法師比試坐禪工夫。戒塵趺坐不到一個時辰,妄念不息,不到半日便支持不下去,只得起坐。待看虛云法師,端坐于蒲團之上,雙目微閉,面容安詳,已然入定,一坐就是七天。

  待虛云起坐后,戒塵問:“汝在定中,為有知耶?為無知耶?若有知者,不名為定;若言無知,自是枯定,所謂‘死水不藏龍\’也,望明示。”

  虛云道:“須知禪宗一法,原不以定為究竟,只求明悟心地。若是真疑現前,其心自靜。以疑情不斷故,不是無知;以無妄想故,不是有知。又雖無妄想之知,乃至針抄墮地皆知之,但以疑情力故,不起分別;雖不分別,以有疑情不斷故,不是枯定,雖不是枯定,乃是功用路途中事,非為究竟。又此七日,只是覺得一彈指頃,一落分別,便起定也。須以此疑情,疑至極處,一日因緣時至,打破疑團,摩著自家鼻孔,方為道契無生。”

  一番弘論,至精至微,令戒塵心悅誠服,欽仰之至。二人因相與結為禪友。

  虛云將禪凈打成一片,其圓融無礙之處,尤為人所不及。他以禪定見稱,戒行精嚴。往年上海某君在香港謁見虛云時,詢及用功法門,于禪凈二者何擇,虛云云:“汝自審果能處煩惱而不亂,住禪定而不寂,則可以參禪。若未能做到,則當一心念佛。”有人問他:“老年人學參禪好,還是念佛好?”他說:“老年人參禪不宜,最好還是念佛。”

  三、淡泊名利,一介不取

  虛云一生,不為名聞,不圖利養,功成身退,不名一文。當他興建道場完成,必選一位大德為住持,將所有財物全部移交,僅帶一鏟一衲,兩袖清風而去。在云南雞足山時,曾蒙遜清光緒皇帝敕賜紫金衣缽及洪法大師金印,離開時全歸祝圣寺,并未隨身攜帶。

  抗日時期,國府林主席請虛云往重慶,主持四十九日護國息災法會,林主席曾贈與“法lun常轉”赤金印璽一顆,及配有金質菩提葉十二片之纓絡一串,離去時悉留寺中,不將此名貴無價之寶收藏為己物。

  老和尚在重興云棲寺時,一日由昆明回寺,在途中拾得名貴首飾錢鈔等物一大包,約值黃金百余兩,行至寺前湖邊,見一少婦投水自殺,老人奮勇拯救,問其自殺原因,謂失鉅款及首飾,老人全部歸還,得救一命,由此感化其全家信佛。

  云門事變之翌年,老人往上海建法會,情況熱烈,每日往玉佛寺等候接見者數萬人,所收弟子果金,時幣值三億余元,悉數撥與四大名山、八大名剎、大小寺院二百五十六處為供養資費。

  虛云曾經開示:“世人總以有財為榮,無財為苦。無財想有財,少財想多財。有了白銀,又想黃金,永不會知足的。既為自己打算,又為子孫打算,一生辛苦都為錢忙,不知有錢難買子孫賢,無常一到,分文都帶不去,極少能把錢財看穿的。”

  四、吃苦耐勞,始終如一

  虛云一生勞動不停,以身作則。當興建云門大覺寺時,他已年逾百歲高齡,仍然抬石挑泥,處處領前。

  光緒三十年,虛云六十五歲,住云南雞足山缽盂庵。該庵自嘉慶年后,已無人住,因為大門外右邊有一巨石白虎不祥,老和尚擬在白虎巨石處鑿一放生池,雇工斫之不碎,挖開土方察看,并無石根。該石高九尺四寸,寬七尺六寸,石頂平坦,可供跏趺坐。招雇包工議定,向左移二十八丈,來工人百余名,拚力工作三天,無法移動,工人不顧散去。老和尚乃祈禱伽藍,諷誦佛咒,率領僧人十余,不費吹灰之力,竟將此石移往左方預定地點。當時轟動觀眾,驚為神助,乃稱該石為“云移石”。士人題詠甚多,老和尚也有詩紀此事。

  嵯峨怪石挺奇蹤,苔蘚猶存太古封;

  天未補完留待我,云看變化欲從龍;

  移山敢笑愚公拙,聽法疑曾虎阜逢;

  自此八風吹不動,凌霄長伴兩三松。

  虛云一生提倡勞動,分析其原因,約有下列數端:

  (一)勞動是智慧的源泉,可以體驗生死證得菩提。

  (二)勞動是衣食的來源。

  (三)勞動操作時,可以身心供養三寶,作為培福的基礎。

  (四)勞動令人心不外馳,歸于寂靜,以為入不思議境界養成的先導。

  (五)勞動可以健身,以便努力修持,護持三寶。

  (六)勞動使人體驗艱苦,以養成節約惜物的習慣。

  (七)勞動深合“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祖訓。

  (八)勞動的人可以任重致遠,荷擔如來家業。

  (九)勞動時可以看話頭用功,以貫徹知行合一的工夫。

精彩推薦
11选5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