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uaoqk"><wbr id="uaoqk"></wbr></rt>
<menu id="uaoqk"><wbr id="uaoqk"></wbr></menu>

安士全書白話解

[印光大師] 發表時間:2014-09-16 作者:印光大師 [投稿]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

安士全書白話解

印光大師重刻《安士全書》序一:

  淫殺二業,乃一切眾生生死根本。最難斷者惟淫,最易犯者唯殺。二者之中,淫則稍知自愛者,猶能制而不犯。然欲其意地清凈,了無絲毫蒂芥者,唯斷惑證真之阿羅漢,方能之耳!余則愛染習氣,雖有厚簿不同,要皆纏綿固結于心識之中,從劫至劫,莫能解脫。殺則世皆視為固然,以我之強,陵彼之弱,以彼之肉,充我之腹,只顧一時適口,誰信歷劫酬償?《楞嚴經》云:“以人食羊,羊死為人,人死為羊,如是乃至十生之類,死死生生,互來相噉,惡業俱生,窮未來際。”古德云:“欲得天下無兵劫,除非眾生不食肉。”又云:“欲知世間刀兵劫,須聽屠門半夜聲。”既有其因,必招其果。不思則已,思之大可畏也!,

  淫和殺二種惡業①,是一切眾生生生死死輪回六道②的根本原因。最難斷除的是淫,最容易犯的是殺。在這兩種惡業之中,只要稍微懂得自愛的人,淫業還能控制不犯。但是,想要心里徹底清凈,沒有一絲一毫的欲念,只有斷惑證真③的阿羅漢④能夠做到啊!其他人雖然貪愛污染習氣有深淺不同,但都因習氣糾纏熏染意識,故無量劫⑤來得不到解脫。殺業則世上認為本來就是這樣,憑借自己的強大,侵犯弱者,用眾生的肉,滿足自己的口腹,只顧一時的快活,誰相信無量劫以來改頭換面互相酬報?《楞嚴經》說:“因為人吃羊,所以羊死為人,人死為羊,互相吞吃,以至于十種生命⑥都是這樣,生生死死,互相吞殺,報應無窮,惡業惡習與生俱來,窮盡未來,永無休止。”古時候的大德說:“如果想要知道世上戰爭的原因,那就請去聽聽屠宰場里半夜里的叫聲。”既然造了殺生的因,必然要得被殺的果。不去考慮就不知道,一去深思才知道殺生實在可怕啊!

  注釋:

  ①眾生一切善惡思想行為,都叫做業。好的思想行為叫做善業,壞的思想行為叫做惡業。

  ②指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

  ③斷除一切貪瞋癡等煩惱,證悟宇宙人生的真理。

  ④是四圣法界(聲聞、緣覺、菩薩、佛)中聲聞乘的最高果位,有三義:一、殺賊、殺盡煩惱之賊;二、無生、解脫生死不受后有;三、應供,應受天上人間的供養

  ⑤梵語“劫簸”的簡稱,譯為大時或時分,指通常年月日不能計算的極長時間。

  ⑤指胎、卵、濕、化、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想、非無想。

印光大師重刻《安士全書》序二:

  安士先生,恭稟佛敕,特重哀愍,因著《欲海回狂》以戒淫,《萬善先資》以戒殺,征引事實,詳示因果,切企舉世之人,同懷乾父坤、母民胞物與之真心,永斷傷風亂倫,以強陵弱之惡念。又欲同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因將《文昌帝君陰騭文》詳加注釋,俾日用云為,居心行事,大而治國安民,小而一言一念,咸備法戒,悉存龜鑒。由茲古圣先賢之主敬慎獨,正心誠意,不至徒存空談而已。如上三種,文詞理致,莫不冠古超今,翼經輔治。因其以奇才妙悟,取佛祖圣賢之心法,而以雅俗同觀筆墨發揮之故也。雖然,已能戒淫戒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若不了生脫死,安能保其生生世世,不失操持?則恒生善道,廣修福慧,不墮惡趣,彼此酬償者,有幾人哉?而下生脫死豈易言乎?唯力修定慧,斷惑證真者,方能究竟自由。余則縱令尊為天帝,上而至于非非想天,福壽八萬大劫,皆屬被善惡業力之所縛著,隨善惡業力之所輪轉耳!因是特依如來仗佛慈力,帶業往生之法,薈萃凈土經論要義,輯為一書、名曰《西歸直指》。若能一閱是書,諦信不疑,生信發愿,求生西方,無論根機之利鈍,罪業之輕重,與夫工夫之淺深,但能信愿真切,持佛名號,無不臨命終時,蒙佛慈力,接引往生。既往生已,則超凡入圣,了生脫死,悟自心于當念,證覺道于將來。其義理利益,唯證方知,固非筆舌所能形容也。此系已信愿,感佛慈悲,感應道交,獲斯巨益,校仗自力斷惑證真,了生脫死者, 其難易奚啻天地懸隔而已!

  周安士先生,恭敬稟承佛力加持,特別垂跡東土,哀愍眾生,就寫了《欲海回狂》一書來說明戒淫的道理,寫了《萬善先資》一書來說明戒殺的道理。旁證博引,事實確鑿,詳細他說明了因果報應的道理,殷切希望全世界的人都滿懷著乾父坤母①、民胞物與②的大慈悲心,永遠斷除傷風敗俗,擾亂倫理,憑借強大欺負弱小的惡習。他又想要所有的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就把《文昌帝君陰騭文》詳加注釋,使我們知道在日常生活中怎么做人,怎么存心做事,大到治國安民,小到一言一念,都有一定的尺度,都有借鑒。因此就使古圣先賢所說的主敬③慎獨④、正心⑤誠意⑥就再不是空談了。以上三種書,文詞理義,都是冠古超今,補益群經,輔佐治國。因為他憑自己的天才和妙悟的智慧,繼承了佛祖圣賢的心法,并且用雅俗共享的筆墨把文理奧義發揮得淋漓盡致。雖然已經能夠戒淫戒殺,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但是,如果不能了脫生死,擺脫輪回,怎么能夠保證他生生世世有道德、氣節?那么要保證永遠生于善道⑦,廣修福慧,不墮落惡道⑧,互相報償的,又有多少人呢?了脫生死難道是那么容易的嗎?只有勤修定慧⑨,斷惑證真的人,才能擺脫輪回,徹底自由。其他的即使地位高到天帝⑩,再上推到非非想天⑾,福壽享受人萬大劫,都屬于被善惡業力⑿所束縛者,隨善惡業力而輪回啊!因此,安士先生特依靠佛力加持,帶業往生凈土的方法,匯集凈土經論要義,編輯成為一本書,叫做《西歸直指》。如果能夠閱讀這本書。仔細思考,堅信不疑,生出充足的信心,發出度生的大愿,求生西方凈上,那么無論他底子是好是壞,罪業是輕是重,工夫是深是淺,只要能夠信心愿力真切,持佛名號,沒有不在臨命終的時候,依靠佛力加持,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既然往生凈土了,那么就超凡入圣,了脫生死,永不輪回了,就能在當下一念悟出自性,在不久的將來就成佛得道。這其中的含義、道理和好處,只有證道才會知道,本來就不是筆墨和口說所能形容的。這是已經相信發愿,承佛慈悲之力加被,感應道交⒀,才獲得了這么巨大的利益,比靠自力斷惑證真,了脫生死,其中難易何只有天地之隔呢?

  注釋:

  ①《易》說卦:“乾,天也,故稱乎父;坤,地也,故稱乎母”天地是眾生之父母,萬物從天地生,相互之間是平等的,好象都是兄弟姊妹一樣。

  ②民為同胞,物為同輩,應博愛一切人與物。宋.張載《張橫渠集》一、西銘:“故天地之塞,吾其體,天地之帥,吾其性。民吾同胞,物吾與也。”

  ③主張恭敬、端肅。《易》坤:“君子敬以直內,義以方外。”《論語》子路:“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

  ④在獨處時能謹慎不茍。《中庸》:“莫見乎隱,莫顯乎微,故君子慎其獨也。”

  ⑤、⑥出自《大學》:“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意思是要德化天下先從治國做起,要治好國,先從整理家庭孝悌之道做起,要整治家庭,就要先從自身做起,要搞好自身,就先要正心,不走彎路,要正心,就先要誠意,降私欲,不著一物。要想誠意,就要認識宇宙的本來面目,而字宙的真相在于以慈悲之心推及萬物,周遍法界而無所不窮也。

  ⑦指天、人、阿修羅。

  ⑧指地獄、餓鬼、畜生。

  ⑨指禪定與智慧,即三學(戒定慧)中的二學。收攝散亂的心意為定,觀察照了一切事理為慧。

  ⑩忉利天的帝王。

  ⑾非想非非想天的簡稱,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中最高的一層天。

  ⑿業的力量。善業有生樂果的力量,惡業有生惡果的力量。 。

  ⒀眾生之感與如來(佛)之應互相交流。

印光大師重刻《安士全書》序三:

  現今外洋各國,大戰數年,我國始因意見不同,竟南北相攻,加以數年以來,水風旱潦,地震土匪,瘟疫等災,頻迭見告。統計中外所傷亡者,不下萬萬。痛心疾首,慘不忍聞!不慧濫廁僧倫,未證道果,徒存傷世之心,毫無濟人之力。有同鄉芹浦劉在霄先生,清介之士也,世德相承,篤信佛法。今夏來山見訪,談及近來中外情景,戚然曰:“有何妙法,能為救護?”余曰:“此是苦果,果必有因。若欲救苦須令斷因,因斷則果無從生矣。故經云:‘菩薩畏因,眾生畏果。’”遂將《安士全書》示之,企其刊板廣傳,普令見聞,同登覺岸。先生不勝歡喜,即令其甥趙步云,出資七百元,祈余代任刊事。憶昔戊申,曾勸李天桂刊板于蜀,彼即祈余作 序,后以因緣不縣,事竟未行。今蒙劉公毅然贊成,殆非小緣。

  現在世界各國大戰多年,我國南北兩方因意見不同互相攻擊,而且多年以來,水災風災旱災,地震上匪,瘟疫等災難,一個接一個,遍布各地。統計中外所傷亡的人,不會少于萬萬。痛心疾首,慘不忍聞!弟子不才,濫竽充數,混在出家人中間,沒有證得道果,僅有為世界之苦而存悲哀之心,沒有一點救人的力量。有位同鄉是芹浦的劉在霄先生,是個清高耿直的君子,繼承先輩的德業,虔誠地信仰佛法。今夏來山訪我,談到近來中外情景,悲痛他說:“有什么好的辦法,能夠救濟?”我說:“這是苦果,有果一定會有前因。如果想要救苦,必須斷除惡因,惡因一斷,那么苦果再也無法生起來了。因此經上說:‘菩薩害怕造惡因,眾生則只害怕惡果’。”說完我就把《安士全書》送給他看,希望他刊版印刷廣為流通,使大家都能見能聞,一起走向解脫的道路。劉先生非常歡喜,馬上就叫他的外甥趙步云,出資七百元印刷流通,請我代為作序,制版刊印。回憶戊申年間,我曾勸李天桂在四川刊版流通,他也請我作序,后來因為因緣①不具足,事情竟沒有實行。現在承蒙劉公毅然贊成,這真是非常殊勝的因緣。

  注釋:

  ①因是指主要的原因,如種子。緣是指次要的助緣,如水土陽光等等。由此因緣和合,便生出谷米來。 竊以《袁了凡四訓》為改過遷善之嘉言,“俞凈意一記”,為至誠格天之懿行。其發揮事理,操持工夫,最為嚴厲純篤,精詳曲盡。因附刊于《陰騭文廣義》下卷之后。《蓮池戒殺放生文》為滅殘忍魔軍慈悲之帥,《省庵不凈觀等頌》為滅貪欲魔軍之凈行猛將,《省庵勸發菩提心文》為沉淪苦海眾生之普度慈航,爰附于三種法門之后,譬如添花錦上,置燈鏡旁,光華燦爛,悅人心目。果善讀之,則不忠不恕之念,忽爾冰消,自利利他之心,油然云起,從茲步步入勝,漸入漸深,不知不覺,即凡情而成圣智矣,庶可了生脫死,永出輪回,面禮彌陀,親豪授記。 我個人認為《袁了凡四訓》是改過向善的嘉言,愈凈意的凈心事跡,是至誠感天的德行

印光大師重刻《安士全書》序四:

  他們寫自己的體會,出自肺腑,不僅把意思和道理充分表達出來,事理①圓融,而且在實際操持中有根深的工夫,要求最為嚴格純熟,精到詳細,委曲盡致。因此就附印在《陰騭文廣義》下卷之后。還有《蓮池戒殺放生文》是消滅殘忍魔軍的慈悲主帥,《省庵不凈觀等頌》是消滅貪欲魔軍的凈行猛將,《省庵勸發菩提心文》為沉沒在苦海眾生作普度慈航,于是就附在三種法門之后,好象錦上添花,放燈于鏡旁,光輝燦爛,悅人心目。真正好好地讀一讀,那么不忠不恕的念頭,好象冰遇到火一樣馬上消失了,自利利他的心,油然生起來,從此步步進入勝境,漸人漸深,不知不覺就凡情消失而最高智慧開發了,這樣很快就可以了脫生死,出離輪回,往生凈土,頂禮彌陀,親蒙授記,最后成佛。

  注釋:

  ①因緣所生有為法叫做事,不生不滅無為法叫做理。世間森羅萬象叫做事,真如的理體叫做理。

印光大師重刻《安士全書》序五:

  謹為閱此書者賀曰:久沉業海,忽遇慈航。遵行忠恕,歸命覺皇。信真愿切,執謝情亡。感應道交,覷無雖光。余詳戍申序中,茲不復贅。

  民國七年歲次戊午六月十九日 古莘釋印光謹述

  敬為讀這本書的人祝賀:長久以來沉沒在受業力牽引的苦海之中,忽然遇到了慈悲救渡的舟航。遵照實行忠恕之道,歸依頂禮最高的真理,走向涅盤①。信心真誠,愿望切實,一切執著②斷絕,一切欲念消亡。我們的虔誠感通佛的加持③,親見彌陀佛無量光。其他的詳細寫成戊午年的序中,這里不再重復。

  民國七年歲次戊午六月十九日 陜西合陽人釋印光④敬述

  注釋:

  ①譯為圓寂,圓滿一切智德,寂滅一切惑業。又譯災度,滅見思塵沙無明三種惑,度分段交易兩種生死。又是不生不滅的意思。

  ②堅持或固執。

  ③虔誠祈禱懺悔則佛力加附于信者。佛日之影,現眾生心水,叫做加;信者心水,能感佛日,叫做持。《華嚴經》上說:“佛所加持無有邊。”

  ④印光大師(1861一1940),蓮宗十三祖租,名圣量,別號常慚愧憎。俗姓趙,名紹伊。陜西合陽人(周文王妃太女以是有宰之大,故址在合陽縣東南,故印光大師以古莘代合陽).二十一歲出家于終南山蓮花洞寺,次年受具足戒,遍參南北叢林、歸心凈土宗。以后隱居終南入念佛三昧,又去普陀山閉關,朝夕念佛,深入大藏,幾達三十年。徐蔚如、高鶴年二居士得遇,取其文,刊行于《佛學叢報》,名聲大震。度生緣熟,龍天推出,弘揚凈土。以后又到蘇州報國寺閉關,初不見客,四方信眾,歸往日多,才延客開示。民國二十六年,避戰亂于靈巖山寺。雖德行聞名四方,仍粗衣淡飯,灑掃洗滌。開示四眾,不論等級,不厭其煩,至誠懇切,出自肺腑。遇有不檢者,雖顯貴仍直言相勸,胸無城府。創辦過南京念佛放生道場、佛教慈幼院、上海弘化社。流通法典這四、五百萬冊,著有《印光法師文抄》。民國二十九年十一月初四日,曉雞乍鳴,住世緣息,喚水盥漱,預知時至,蜘跌端坐說:“念佛見佛,決定生西。”說完大聲念佛。沒有鄉久,又說:“蒙阿彌陀佛接引,我去了!”世壽八十,僧臘六十。百日荼毗,檢得五色合利珠百鄉顆,精圓瑩澈,光芒四射。又有大小舍利花及血舍利,共一千余粒。特別珍貴是頂骨裂成五瓣蓮花,齒全不休,三十二顆,為世希有。臨終了然無礙,瑞相紛繁,足見大師是菩薩化身也!

精彩推薦
11选5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