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uaoqk"><wbr id="uaoqk"></wbr></rt>
<menu id="uaoqk"><wbr id="uaoqk"></wbr></menu>

地藏經

《地藏經》,中文版本是唐朝高僧實叉難陀翻譯的。又稱《地藏菩薩本愿經》、《地藏本愿經》、《地藏本行經》、《地藏本誓力經》。收於《大正藏》第十三冊。 經中記載了釋迦牟尼佛在忉利天宮(欲界六天的第二層天),為母親摩耶夫人說法。《地藏經》是一部記載著萬物眾生其生、老、病、死的過程,及如何..[詳情]

當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經大全 > 地藏經 >

地藏經解釋-地藏經全文白話解釋

[地藏經] 發表時間:2015-01-16 作者:未知 [投稿]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

地藏經解釋-地藏經全文白話解釋

忉利天宮神通品第一

  (解)佛在忉利天的天宮里,顯起神通來,召集會眾。這是本經的第一品。品是經文段落的名稱。

  (釋)在我們的頭上,第一重是四天王天,在須彌山的半腰;第二重就是忉利天,在須彌山的山巔,通俗都叫他做三十三天的。這忉利天的天王,名叫釋提桓因,也叫帝釋,他從前本是一個平常的女人,這時候有一尊迦葉佛寂滅了,他便發起愿心,造一座塔來供養迦葉佛;還有三十二個女人,也發起心來,大家幫助他來造成功。有了這一種善根,他得做忉利天王。那忉利天的四邊,每邊有八天,總共三十二天。各天的天王,就是那幫助造塔的三十二個女子做的。這也可知道造塔造庵的功德是很大的,可得著這種好報應。天宮是帝釋居的地方,在忉利善見城。城的周圍四萬十千由旬(每由旬四十里),純是黃金造成的。城的四面,都是千門樓。城的中央還有一重金城,有五百道城門,門都用著種種寶貝莊嚴的。這寶貝名目的繁多及美麗,說也說不盡的。這金城的中央,還有寶樓重閣,長五百由旬,廣二百五十由旬。重閣最上的中央,還有圓室,廣三十由旬,周圍九十由旬,高四十由旬,就是帝釋所住的地方了。并且這重閣都用琉璃眾寶造成的,所以佛就在這里升了坐,替圣母說法佛經上說,神的名稱叫天心;通的名稱叫慧性。佛具天心和慧性,放出各種照澈無礙的光明來,這就是神通了。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忉利天,為母說法。】

  (解)像這樣的話,我親自聽見佛說的。有一個時間,佛在忉利天,專為他的母親來說佛法

  (釋)佛就是釋迦牟尼佛。把釋迦牟尼四字,譯作中文,即是能仁寂默。他的意義,就是說佛又能干、又慈悲、還能夠寂靜不動,很沉默的符合本性。從前在佛(以后佛字都指定釋迦牟尼佛的)說法的時間,是沒有人記錄的。后來佛的堂弟名叫阿難的,恐怕日期久遠了,大家都記不得,特意把佛講過的佛法,一句句都記錄起來。等到佛將要入涅槃(注見后)了,阿難問佛道:‘將來把你說過的佛法都編起經來,開頭一句怎樣的說?’佛答阿難道:‘開頭一句,就用如是我聞四字吧!那才可以證明,這種經都是你阿難親身聽見佛這樣說的,不是從旁人口里聽來的。’所以阿難編成的經,開頭一句,就用這四個字。如是,是指佛說的經。我,是阿難自己。聞,就是聽見。

  一時,即是有一個時候的渾語,因為時候是各方各代不同的。譬如外人用陽歷,中國先前用陰歷,像夏朝用夏歷,周朝用周歷。所以不能限定某年某月了。

  為何佛專要為他的母親說法呢?這就是這部經的根本,和別部不同的地方。因為釋迦牟尼佛本來早就成佛的,為著要來勸化我們這世界上的人,所以特意來投胎做人。當時在中印度,迦毗羅衛國,那個國王,名叫凈飯王,他的夫人,名叫摩耶夫人。佛就投胎到摩耶夫人肚里。在我國周朝昭王二十六年,甲寅年的四月初八日,從夫人的右邊脅骨中生出來。就是一位太子。后來長大了,看見世界上的人,受種種苦惱,就看破了一切,不情愿做太子,情愿出家修行。從十九歲起,修到三十歲,就得道成了佛,便到各處去說佛法,勸化世人,到七十九歲,就入了涅槃。

  涅槃是梵語(梵語即印度話)。涅,是不生;槃,是不滅。不生不滅,就是佛證的真如實相。證是得到的意思。真如實相,就是說佛得到的真實相,不是虛假的相,能夠永久不改變、不消滅,而且凡人所瞧不到的。

  在我們世界上看得到的,那是叫做應身。你看上天的日月,無論什么地方,只要有水,不管你水的多少大小,他都能把影子來照應著的。我們眾生根機緣分不是一樣,感應了佛,佛像日月照水一樣,就現出身來救度我們,這是叫做應身。

  再說摩耶夫人從佛在他的脅下生出來以后,到第七日就死了,因為他是一個佛母,所以神魂就生到忉利天宮去,做了天子。等到佛將入涅槃的時候,因生身的母恩,還沒有去報答,發起一片孝心,特意把肉身飛升到忉利天上,專門為他的母親說法(法,凡是見得到、聽得到、說得出的,都可以叫做法。)以報生身的大恩。那么就將這部完全演孝的地藏菩薩本愿經,也連帶的傳了出來。所以經里都以孝做根本,句句可尋得出孝的脈絡來。現在一般無知識的僧人,一入空門,便說釋子不干俗事,就不去敬重父母,這非但不孝,簡直是佛的逆子了。從來佛菩薩及祖師,沒有一個不孝敬父母,不孝敬師僧三寶的。所以孝是三教同尊的一件最要緊的根本大事呀!

  【爾時十方無量世界,不可說不可說一切諸佛及大菩薩摩訶薩,皆來集會。】

  (解)這時候十方沒有量數的世界,說不來的多,說不來的多,一切諸佛,以及有大多勝三種資格的大菩薩,都會集攏來,聽佛講經。

  (釋)當這個時候來的佛和菩薩,是很多很多的,所以分別不出是甚么地方,甚么剎土來的?只好統稱十方無量世界。因為東方、南方、西方、北方、東南方、東北方、西南方、西北方、上方、下方這十方每方各有無量數的世界。(心量所不能知道他數目的就叫作無量數)世界既然無量,那些世界上佛菩薩,更加多了,所以稱為不可說,不可說,一切(是包括全數的意思)。摩訶有大多勝三種意思。此等菩薩,心量又大、行為又大、器量又尊重,為天王等大人所尊敬的,所以叫做大。此等菩薩世世都出世間,除了佛以外沒有人可同他比較的,還能夠超出九十五種外道,所以叫做勝。此等菩薩都能知道世界以內、世界以外的塵沙,還能夠博通正的、邪的一切經書,所以叫做多。有此三種資格,才可以稱大菩薩摩訶薩。因為這各方的佛和大菩薩,知道佛要講經,所以都來忉利天宮聚會了。

  【贊嘆釋迦牟尼佛,能于五濁惡世,現不可思議大智慧神通之力,調伏剛強眾生,知苦樂法。各遣侍者,問訊世尊。】

  (解)十方諸佛,先稱贊嘆美道:‘釋迦牟尼佛,能夠在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劫濁的五濁世界,現出想也想不到、說也說不出的,大智慧、大神通的法力,來調伏眾生剛強難化的習性,要叫他分辨得出、知道苦和樂的方法,是多么辛苦了!’所以再各叫他侍從的菩薩,來問訊世尊,表示慰藉。(世尊即是釋迦牟尼佛。)

  (釋)現在我先將五種濁,以及六種神通、十種神力,簡單的來說一說明白。五濁:

  第一是見濁。見濁有五種,其中最烈的是我見。因為人都執定了有一個我,有我的身體,就生出了這種我的見解;有了我的見解,便要分別出旁人來了;因為我同旁人有了分別,便生出種種不平等、不合理的心思來;造出殺、盜、淫、妄等種種惡業了。

  第二是煩惱濁。也有五種,第一種是貪,有了貪心,就這樣也要,那樣也要;這也舍不得,那也舍不得,不但永遠不能脫離這個世界,并且有貪心,就要造出種種惡業來了;第二種是嗔,碰到一些些不稱心的事,就要發火,一些也不肯忍耐,因發了這個嗔心,又要造出許多許多的惡業;第三種是癡,一些不明白道理,假的認作真的,真的反認作假的,正路邪路都分辨不來,像這樣自己不能覺悟的人,怎么可以修道呢?第四種是慢,對了隨便什么人,一味的驕傲,一味的自大,沒有一些虛心和恭敬心,這樣人隨便學什么事情,都不能上進的,何況學佛法呢?第五種是疑,無論你做什么事,一有了疑心,就沒有主見,要想做,又不想做,要不做,又想做,把心思都擾亂了,生出許多煩惱來,不得一些清凈,所以叫做濁。

  第三是眾生濁。是說眾生永遠在六道(天道、人道、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里面,生生死死無了期,僥幸給你做了人,也免不了生、老、病、死等各種苦惱,若是墮到三惡道里去,那更加有說不盡的苦了,像這苦沒有脫離的日期,所以叫做濁。

  第四是命濁。一個人活在世上,富貴貧賤,都由命安排的,況且一年四季,寒暑風霜,無非催人老死,臨終一口氣呼出就了結,照此相像,人命同朝露一般,一眨眼就沒有了,真是危險得很呀!所以叫做濁。

  有上面四種循環的濁,才為造成最后的一個劫濁;但在這個時代,表面有成、住、壞、空四個中劫,每個中劫里各有二十個小劫,像水火、刀兵、瘟疫等等都是,到了壞劫,又會生出各種大災來,人的壽命,忽然加多,忽然減少,有這樣的壞處,所以也叫做濁。生在我們這世界上的眾生,都免不了受這五濁的苦楚。

  還有佛的六種神通:第一種叫天眼通。無論日間夜間,無論遠到幾千萬億里的路、幾千萬億的世界,無論多少的大山隔著,沒有一些看不見的,就是極黑暗的地方,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不像我們凡夫,有了一張紙、一道墻遮阻隔,或是到了黑夜里沒有光地方,就一些也看不見了。

  第二種叫天耳通。無論遠到幾千萬億里路、幾千萬億世界,很輕很低的聲音,沒有聽不見的,連心里起的念頭,也都能聽見;不像我們凡夫只能聽近處的高大的聲音,若遠一些,輕一些的,就聽不出來。

  三叫他心通。無論是什么人心里面的念頭,沒有不曉得的,無論什么書,不用讀過看過,那書里所說的道理事情,都會曉得的,不識字的人也會識字了;不像我們凡夫不要說旁人的念頭,就是你父子夫妻最接近最恩愛的人,他心里起的念頭,也不會給你曉得一些的。

  四叫宿命通。無論是自己旁人的事情,無論這一世的、前一世、前十世、前千萬億世的事情,都會明白的;不像我們凡夫自己小時候的事情也都記不得,那里還會曉得前世的事情呢?

  五叫神足通,又叫如意通。只要你動一動念頭,十方無窮無盡的世界,就都可以走遍,并且一些不吃力,一些不煩難,高山大海,都不會阻隔的;不像我們凡夫憑你極強健極會走路的人,也不過一天走一百里罷了,若是碰到高山大海,就過去不得,或是有了大風雨,就走不來了。

  六叫漏盡通。漏字是什么意思呢?譬如一只破的瓶,把水裝進去,就都要漏出來。凡夫有了貪、嗔、癡等種種煩惱,他的念頭都會給煩惱牽了去,干出種種的惡業來,守不定自己的心,像這只漏瓶一樣;漏盡就是這種漏的壞處,完全沒有了,把貪嗔癡種種煩惱,一齊去得清清凈凈,一些也沒有,因為這樣就可得到大神通。

  有了這六種神通,自然會有下面十種神力:一,知是處非處智力;二,知過去未來業報智力;三,知諸禪解脫三昧智力;四,知諸根勝劣智力;五,知種種領解智力;六,知世界智力;七,知一切至處道智力;八,知天眼無礙智力;九,知宿命無漏智力;十,知永斷習氣智力。須知濁世不易住、神力不易現、剛強眾生不易化、苦樂法不易知,而我佛能住能現能化能知,甚為希有、甚為難行能行,所以十方諸佛既贊嘆了,又遣侍者慰問世尊。所謂惟佛與佛乃能知之。這一段文,就是發起全經的張本。

  【是時如來含笑,放百千萬億大光明云,所謂:大圓滿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大智慧光明云、大般若光明云、大三昧光明云、大吉祥光明云、大福德光明云、大功德光明云、大歸依光明云、大贊嘆光明云,放如是等不可說光明云已。】

  (解)這時候,佛含著笑容,放出百千萬億很多很大很光明的云來。這等云,就叫大圓滿光明云、大慈悲光明云,等等云,……把這樣子說不盡好的光明云放罷了。

  (釋)前兩節,都說十方佛菩薩集會來聽經,雖還沒有聽到佛說,都先贊嘆佛的希有功德,還差侍從的菩薩慰問于佛。這時候,如來一方面歡迎諸佛,一方面召集會眾,覺得機緣已至,心中非常歡悅,面上現出含笑的樣子來。況且佛剛要想宣揚地藏愿力的機會,佛本來以度人作事業的現在的機緣將要完畢,未來的機緣,已經有人來負擔,所以他心里很快活;心里快活,自然含笑放出種種的光明來。這部經里忉利天宮神通、如來贊嘆、見聞利益三品,都是放光的。這一品放光,同如來贊嘆品一樣,都把全身的光明放出來。如來(是佛的又一德號,依法身不變的體,起應身隨緣的用,不變名如,隨緣名來,故稱如來。)含笑是不放唇露齒,合口悅面,喜氣盈眉,笑從口出,一切毛孔皆開,所以全身放出光明來。百千萬億是說佛光的多,佛的一身能夠現出十光、百光、千光,還可以現出無窮無盡的光,都應了時機來表演他佛法的。大光明云的大,是佛稱心的大,這個大是無大不包的,因為佛的光明,勝過日月的光明幾萬萬倍,他能照破幽暗,照破日月所照不到的一切地方;云是陰陽會聚而成功的,他能逶迤上去,自然成文,他的顏色有濃淡的分別,還能變化出許多形態來,還能釀出雨降下來,似表演如來現身像云一樣,說法像雨一樣,使眾生的菩提芽,得了云雨的滋潤,自然的生長起來。

  所說的大圓滿光明云,是稱贊佛果位的功能,佛光無處不照遍的,所以叫圓;無論那一世界有緣能行孝道的眾生,都使他們得到果位,所以叫滿。

  慈悲是佛的本意,放出這種大慈悲光明云來,照眾生;眾生得照,心身立時清凈,非常快樂;一得著樂,便可以脫離一切的苦惱。

  智慧,是眾生與佛同有的,因眾生受了五濁的蒙蔽,以至昏迷不現,所以佛放出大智慧光明云來,叫眾生接受了,就能夠心地豁然開朗,發出本來同佛一樣的智慧來。

  般若是學佛最要緊的一種智慧,他能夠使你破除一切妄念癡迷,所以佛放出這種大光明云,叫眾生接受了,也可以得到這種般若智慧。

  三昧是佛的正見正定功夫,不像我們凡夫學道,往往辨不出正見,去接近外道;辨不出正定,去接近邪定,所以佛放出這種大光明云來,叫凡夫接受了,也可以得到正見正定功夫。

  有大吉的事情,方能發出一種祥瑞,在佛的意思,似說你們得聽到這部演孝的地藏經,將來一定可以叫你們都得到佛果,所以先放出這種大光明云來,給你們一種很吉祥的預兆。

  福是眾生做了善事的好報應,所以給你享福;德是眾生能夠寬量饒人,存心仁義,所得來的,佛能夠修六度萬行,所以有此福德,證到無上果位,現在放出這種大光明云來,叫眾生見了這光明云,也好學起積福德的行為來。

  功德是佛修了無量無數的功行,方才成功這種大德,現在放出這樣的大光明云來,叫眾生也好照樣去修功行,自然也可以得到這種功德。

  歸是歸順,依是依賴,因為我們眾生世世顛倒在六道受苦,其實都為這個心沒有歸依的地方所造成的,所以佛放出這種大歸依光明云來,叫你們眾生把心思打定,一心不二的來歸依佛,再照地藏經修行學孝,保你這一世可以得到佛果,不再到六道里去受苦。

  贊嘆是云里發出來的聲音,佛放出這種大光明云來,有幾種意義:一是贊嘆十方來集會的佛菩薩;二贊嘆地藏能這樣行愿,有這樣大的孝誓;(地藏菩薩曾說過:‘六道眾生里面,一切男子是我父,一切女子是我母,若不度盡地獄眾生,我不成佛。’所以他修到無窮無盡的劫數,仍舊在地下,有這樣大的行愿孝誓,佛自然要贊嘆了。每一個劫,有十三萬四千四百年。)三贊嘆諸佛還能差人來問訊;四贊嘆自從這部地藏經出世以后,一定四方有許多孝順父母、孝順師僧三寶的眾生出現。

  【又出種種微妙之音,所謂:檀波羅蜜音、尸波羅蜜音、羼提波羅蜜音、毗離耶波羅蜜音、禪波羅蜜音、般若波羅蜜音、慈悲音、喜舍音、解脫音、無漏音、智慧音、大智慧音、師子吼音、大師子吼音、云雷音、大云雷音,出如是等不可說不可說音已。】

  (解)佛把上面的各種大光明云放罷了,以后又發出種種很細很和好的聲音來。這聲音就是所說的檀波羅密音等十六種聲音。發出這樣一類說不盡的聲音完畢。

  (釋)佛把種種大明云放罷,還不肯說這部經,又發出種種細微和好的聲音。音是各種平和優美的鳴聲,調和而成功的,況且佛的音更加柔和清雅,無論怎樣好聽的吹彈,都沒有佛那樣發出來的好聽。

  檀那是梵文,我們叫布施,布施是把自己所有的金錢等寶貴東西都去送給一般沒有的人,所以布施是萬種修行的第一法,也是貪欲人的懺悔法。

  梵文波羅密,我們叫登彼岸,是做事成功的意思。

  梵文尸羅,我們叫止得,止住了惡的事不干,得了善事很恭敬的去做,一些不偷懶。佛發這種聲音來似叫你們趕緊去行布施孝道等善事,將來成了佛,度盡生生世世父母,來干最大的孝行。

  梵文羼提,我們叫忍辱,忍有生忍法忍二種,生忍是不殺生,連蚊子也不拍殺一個,人家有意來擾亂你、來打你、罵你,也能忍耐得住,可以得大福報;法忍是煆煉修持,斷絕一切煩惱,可以得增長智慧的報。能夠修兩種忍,那是最好的,佛發出這種音來,就是要你們修兩種忍的意思。

  梵文毗離耶,我們叫精進,是叫眾生一心上進,不肯退落,很勤力的作善事念佛拜佛,這叫外精進;心里沒有妄念不起惡念,這叫內精進。眾生聽了這種佛音,自然不敢退落,不覺疲倦了。

  梵文禪那,我們叫靜慮,因為我們的心,都像猴子野馬一樣,一息不停的亂跳亂跑,所以佛發出這種聲音來,叫你們來學禪定,把心定住了,不放他散亂,自然很安靜的沒有思慮,修成一種出世的根本。

  梵文般若,我們叫智慧,一般凡夫的智慧,早已給五濁迷住了,佛發出這種音來,叫你們的迷夢醒醒,好現出一些本有的智慧,發生一種道心來。

  慈、悲、喜、舍是說四種無量音,能夠使他人快樂,叫做慈;救濟他人的苦楚,叫做悲;他人得了快樂,我就歡喜,叫做喜;很平等的不起一些些憎愛執著,叫做舍。這四種心的意義是很廣的,你能種種做得到,自然可以得到解脫的方便。處處能夠解脫,一切妄念惡濁也自然難牽縛你的道心了,終于得到無漏。(無漏的意義同前釋漏盡通一樣)發現本來的智慧。去修成證到佛的圓果,那就可以得到大智慧了。佛發出這種音來,無非叫你們眾生發起道心,修習各種方法。獅子生在非洲的深山大谷里面,他咆哮起來,把口扣著地上,現出大威勢,百獸聽了都嚇得逃避絕蹤。小獅子吼,比喻佛說法,一切邪道聽了,都也逃避絕蹤;大獅子吼,比喻佛說大乘圓教,聽了可以叫人得到無畏的解行。

  云雷大云雷音,是比喻佛身像云,佛說法像雨,佛的音像雷一樣能夠遠震,使眾生聽了雷音,猛然警悟,生歡喜心。佛發出這十六種音,說一句總話,都為著感應眾生,要用什么方法得度的,便發出什么音來,所以把這樣說不盡的音,都發出完畢。

  【娑婆世界,及他方國土,有無量億天龍鬼神,亦集到忉利天宮。所謂:四天王天、忉利天、須焰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少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少凈天、無量凈天、遍凈天、福生天、福愛天、廣果天、無想天、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色究竟天、摩醯首羅天,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天,一切天眾、龍眾、鬼神等眾,悉來集會。】

  (解)我們的娑婆世界,以及十方的各世界,各處的大國家、小邦土,有無量無數億的天上的人民,以及龍、鬼神,都也集到忉利天宮來。所說的天,就是四天王天、忉利天、須焰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這叫欲界六天的;梵眾天、梵輔天、大梵天,這叫初禪三天的;小光天、無量光天、光音天,這叫二禪三天的;少凈天、無量凈天、遍凈天,這叫三禪三天的;福生天、福愛天、廣果天、無想天、無煩天、無熱天、善見天、善現天、色究竟天,這叫四禪九天的;合并以上一二三禪天,總共十八重,都叫色界天的;從色界天上去,還有摩醯首羅天、非想非非想處天等四重都叫無色界天的。這許多天上的一切人民、一切的龍鬼神等等,都聚集了相會。

  (釋)上邊說過,佛放出了種種大光明云,又發出了種種微妙之音,所以驚動了我們的世界,以及他方的各世界、各大國家、各小邦土,有無量無數億的天上的眾人,和龍,還有鬼神,都承蒙了佛的光音,也會集了到忉利天宮,來聽佛說這部偉大重要的地藏經。所說的四天王天,在須彌山的半腰,一切事情和我們人間一樣,須彌山的東邊,有黃金埵,是持國天王住的;南邊有琉璃埵,是增長天王住的;西邊有白銀埵,是廣目天王住的;北邊有水晶埵,是多聞天王住的;各一邊都有十千由旬闊。凡是人間能修布施、持不殺戒、歡喜聽佛法、孝順父母、供養善人的人,死了就可以生到這重天上,他的壽命就有五百歲了,人間的五十年,只抵得他一晝夜。以后上去高一重天,壽命好處都加上一倍。忉利天(前已說過了)。

  梵文須夜摩,我們叫善時分,生到這重天上去,便能叫你時時快樂,而且這天里用蓮花開合以分晝夜的,赤蓮開時是日間,白蓮開時是夜間,這里日月已照不到了,由眾人的身上,放出光明來,所以叫他做善時分的。我們能布施、不殺盜、心意柔和的去敬重父母、戒去淫欲,死了就可以生到這重天里來。

  梵文兜率陀,我們叫知足,凡是生在五欲的地方,能夠知足、沒有口過、存心孝悌,再加清靜的做功益、修福德,死了就生到這重天里。

  化樂天,是說生在這重天里的人,會轉變化現,忽有忽無,憑著自己的神力福力,可以現出各種隨心所欲的境界;我們能孝順父母、敬重萬物、多聞佛法、領解佛學,命終便投生到這重天里。

  他化自在天,是欲界六天之主,他能夠將他人的快樂,來作自己的快樂,倘若他心里欲得一種境界,其余的天都會化給他的;人間一千六百年,只抵得他們的一晝夜,壽命已加到一萬六千歲了。

  梵眾天,梵是指清凈無欲的意思,眾是指人民,就是說在這重天里的人民,都是很清凈的,一些也沒有淫欲的妄念。

  梵輔天,是比喻匡助的輔臣一樣。大梵天就是指天王,這天王名叫尸棄,他能夠劫初先生,劫盡后滅;因為從初禪天再上去是沒有言語的了,只有初禪天里心內還有觀覺思念,外面也有言語號令,他有統領各天上、各世界的權衡,所以有民、臣、王三重天的分別。小光天,是說這天里的菩薩,都能修禪定,定中還能出光,還能住在云霧里面,他的光明有從身上放出來的,有從口里放出來的,光明里面還發出各種音來,心里已沒有一些妄念,口中也沒有一句言語,都用發出來的音,替代講話的,所以這三天的名稱都一樣的。

  無量光天,是說光明增加得無限量的倍數了,但是他增加光明,也有上中下三等的分別,這都是從前心愛清凈,還喜布施持戒,所得來的好處,倘若還能夠在黑暗地方點燈,或者在佛前、塔中、寺中,點燈供養佛、菩薩,更加可以得到增加無量光明的好報應。

  光音天,是說凈光能照到旁的地方去,更用著智慧的光明,來教化愚癡邪見的眾生;在這重天的菩薩,身上都有赤色的光明,更有五種神通,形相也沒有障礙,心中也不起觀覺了,所以也叫做定心喜樂地的。

  少凈天,是說已經脫離了初禪天的喜心,得著靜定的快樂,但是這快樂并非出于境地的,是從靜性恬澹寂凈之中得來的,而且都得于內心,沒有一些從外境得來的,所以叫做少。

  無量凈天,是說在這天的菩薩,身心輕安,已經成就寂滅的快樂,凈心也較勝從前了,所以身外一切,更加得著清凈,無量凈,就是這個意思。

  遍凈天,是說普遍一切,萬物和我沒有兩樣,是說前二天雖然得著清凈的快樂,但是還沒有周到普遍,所以還說不到遍凈樂,現在他不但已達到遍凈樂,而且還能夠消滅一切歡喜心,純粹的樂著清凈,所以也有叫他離喜妙樂地的。

  福生天,就是修勝福力的菩薩,方才可以生到這重天里,所以有這個名稱。從這天以上,都居在薄云里,像星一樣的散住著。

  福愛天,是說喜樂都能舍去,凡有所求的,無非是修積福德,成就希上廣果。

  廣果天,是說凡夫之果,沒有比他好的,所修的功德,所得的果報,都超過以下諸天。

  無想天,凡是修無想定的,都生到這重天里,壽命五百劫,除初生彼半劫,想心還在,到后來再退,滅半劫,想心又起,中間共有四百九十九劫,想心不行。無煩天,是說沒有下界這樣見思煩惱的雜亂。

  無熱天,是說在此天內心意快樂、調和、柔順,能離去下界種種見思煩惱的執著。

  善見天,是說禪的障礙已除去了,所以見識很明徹的。

  善現天,是說這天里的形色,比別天更好,而且善能變現。

  色究竟天,是色法最極的地方。這五重天,都是三果羅漢住的;三果,就是說初起一念無漏,次起一念無漏,后起一念無漏,由這種無漏勢力所感應,生到這樣清凈的地方來。

  梵文摩醯首羅,我們叫大自在天,在色究竟天的中央,有十住菩薩住在這地方,這菩薩也叫大自在天王的,他的形相,生著八條臂膊,三只眼睛,乘了白牛,手執了白拂,只要念頭一轉,就能夠知道大千世界的雨滴數目,這天也是色界天的最后一重了。

  乃至非想非非想處天,乃至兩字,包括空無邊處天、識無邊處天、無所有處天,三重天的意思;合非想非非想處天共四重,總叫無色界四天的,生在這天的菩薩,連色身也看不見了,所以叫無色界。

  龍是一種最長大的鱗蟲,也算一種神物,他能隨意變化大小長短,或隱或現的。鬼是人死后入地的魂魄所結成的。

  神是一種忽隱忽現,力能拔山倒海的神道。

  【復有他方國土及娑婆世界,海神、江神、河神、樹神、山神、地神、川澤神、苗稼神、晝神、夜神、空神、天神、飲食神、草木神、如是等神,皆來集會。】

  (解)還有別地方的國家和佛土,以及我們世界里的,海里的神、江里的神、河里的神、樹里的神、山上的神、地下的神、川澤里的神、護苗稼的神、日游神、夜游神、空中的神、天上的神、草木里的神,這樣許多的神,都到這里來集會。

  (釋)上面神字雖然已經提過,但是沒說明白,要你們知道神的名目和大概,所以不嫌重復的再來說一回。

  海神,是專門管理海里面事情的,他名叫海若;江神,是專門管理江里面事情的,他名叫江伯;河神,是專門管理河里面的事情的,名叫宓妃;這三位總稱就叫水神。

  樹神,是專門管理各種植物的,所以大樹里往往有樹神住著,人家不敢去砍斫的。

  山神,是專門管理山里面事情的,所以每座名山,就有一位山神去主管的,他的名稱也沒有一定,跟著山叫的。

  地神,是專管地底下事情的,他名叫只;管理閻浮提的地神,名叫堅牢。

  川,也可以做穿字解,是說小流的水,穿地下流的意思,也有神管著。

  澤,是水匯聚的地方,也有神主管的。

  苗稼神,是專門管理五谷的,苗是沒有長成的禾,古時有一個人,名叫后稷,專門教百姓耕種,死后就做了苗稼神。

  晝神,是專管白晝人所做的善惡

  夜神,是專管黑夜里人所做的善惡。

  空神,專管半空中事情的,名叫舜若多。

  天神,就是大天神,他能夠伸長四手,取四海的水,可以來自己灌沐;化現一切的珍寶,來供養佛。

  飲食神,是專門監管天下飲食事情的,像東廚司命的灶神、廟宇里的伽藍菩薩等就是。

  草木神,是管理天下一切草木藥材,這神靈是釋提桓因(前面已解說過了)所化的。

  【復有他方國土及娑婆世界,諸大鬼王,所謂:惡目鬼王、啖血鬼王、啖精氣鬼王、啖胎卵鬼王、行病鬼王、攝毒鬼王、慈心鬼王、福利鬼王、大愛敬鬼王,如是等鬼王,皆來集會。】

  (解)開頭二句,同上面解法一樣的。所說的惡目鬼王,是說他眼睛生得很兇惡。啖血鬼王,是專吃活人鮮血的。啖精氣鬼王,是專吃人精液的。啖胎卵鬼王,是專吃胞胎的。行病鬼王,是專管人病痛的。攝毒鬼王,專管各種毒物,不使他來害人。慈心鬼王,是常使人家快樂的。福利鬼王,是專免人罪惡,加人福德的。大敬愛鬼王,是最愛惜眾人、敬重善人的。像這一類的鬼王,沒有一個不來集會的。

  (釋)前段鬼字雖提過了,因為沒有分出鬼的名目來,所以再來說一個大略。鬼是人死后的魂魄,各處都有的。在做人的時候,若肯行善事,還能夠惜福積德,那么死了,閻王就封你做山林墳冢祠廟等各地方的神,享那祭祀的饗食;在做人的時候,不肯惜福積德,而且還要干五逆、(五逆是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壞僧侶、出佛身的血五種)十惡(一,殺生,是殺死活的東西,就是蚊子也不能拍死一個的;二,偷盜,凡是人家的東西,無論一梗草,人家沒有應許你過,也不能拿的;三,邪淫,除了正式的妻妾以外,其余犯的都是惡業;四,妄語,就是說謊話;五,綺語,就是講婦女的長短;六,惡口,就是罵人;七,兩舌,就是搬弄是非;八,貪欲,就是不知足;九,嗔恚,就是不能忍耐,一些不得意就發火;十,癡愚,就是不肯相信真正的佛法,去信旁的邪道。做了上面十種壞事,就是犯十惡業,死后受無窮苦楚;不做這十種壞事,就是修十善業,死了就叫你生到上面說過的各重天上去。)的壞事情,死了就罰你到最污穢的地方去,不但得不到吃食,而且還時時的用皮鞭子抽打,打死了,把你去填河,或者去塞海,所受的苦楚,是說不盡的。不惜福修德的人,到了這時,懊悔也來不及了。

  鬼是很多的,說也說不盡,所以把幾位重要的鬼王來說一說。

  惡目鬼王,是最兇惡的,他這種兇惡的形相,卻從兩只眼睛的神光里透了出來。

  啖血鬼王,梵文叫訶利只南,專喜吃活人鮮血的,他住在屠殺的刑場里面,也要吃腥膻的東西。

  啖精氣鬼王,梵文叫毗舍阇,專喜吸活人的精液,也要吃五谷的精氣。

  啖胎卵鬼王,是專吃胞胎的,卵是比喻胎的意思,所以婦人臨產的時候,有許多的鬼,都搶著來吃胞衣惡血。

  行病鬼王,是說天將降下瘟疫的災來,東岳府君必差了這類鬼去干的。

  攝毒鬼王,他專心行仁恕的事情,所以切念著要救濟世人,因世間上各種的毒物很多的,像毒蛇、毒龍、毒蠱一類都是,無論什么人,一碰到他,立刻就會傷命,這鬼王都把他們收攝了,免得來害世界上的人。

  慈心鬼王,是常常為給人家快樂,念念愛護眾生,心慈了,面也生得慈了;名是鬼,實在菩薩的化身呀!

  福利鬼王,就是各府各縣的城隍,他專做赦人罪惡、加人福德這類好事的,所以有這樣好的名稱。

  大愛敬鬼王,他很愛惜眾生、記念眾生,同慈母愛念兒子一樣;倘若碰到了作善事的人,他就同佛一樣的來敬重你。

  【爾時,釋迦牟尼佛告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摩訶薩:汝觀是一切諸佛菩薩及天龍鬼神,此世界他世界,此國土他國土,如是今來集會到忉利天者,汝知數否?】

  (解)這時候,釋迦牟尼佛告訴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摩訶薩說:‘你瞧!這一切許多的佛菩薩,以及天龍鬼神,這個世界的、那個世界的,這個國土的、那個國土的,像這樣多的天龍鬼神,今朝都會集,到忉利天來的,你知道他的數目么?’

  (釋)爾時,就是各世界,各國土,以及各處的天龍鬼神齊集的時候。還有十方佛菩薩的主伴也親自來了,諸天的民眾也都來了,各色異類的種族,跟著的許多伴侶也來了。來的模樣,都是爭先恐后的趕著,像眾鳥投林一般,又像大海的容納百川一般,頃刻之間,圣人和凡人都渾合了。因來的人有這樣涌擠,所以都起了一種想發問的疑心,這來的許多人,來聞妙法來的呢?還是來授記來的?這時佛一運智慧,已經知道眾人存心的疑問了,就借了他們眾人的疑問,來問文殊。佛為甚不告別的菩薩,而專告問文殊呢?因文殊為眾菩薩的首領,而且也最聰明的。現在給佛誘問引弄了,也好為后科啟請正宗、做伏筆。

  法王子,佛是法王,菩薩可補佛位的,也叫做補處子,所以稱法王子。

  梵文文殊師利,我們叫妙德,因他本是古佛,有三德佛性的;這部經正要顯出孝行為眾善的根本來,非文殊這樣智慧,不能和佛相問答的。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若以我神力千劫測度,不能得知。】

  (解)文殊師利回答佛說:‘世尊!倘若用我的神通法力,經過千劫的長久時間,思量測度起來,還不能夠知道這數目。’

  (釋)文殊是過去的無量阿僧祇劫以前已成佛了,過去叫龍種上尊王佛,現代叫藏摩尼寶積佛,未來叫普現佛。既然是三世古佛,難道連這一些些人數也會猜測不出的么?這是有二種妙意在里面:一是自己謙讓,不像凡人一樣,專喜呈自己聰明,不曉得的事情也要來說的,這樣一謙讓,可以顯出佛的尊重;二,這許多來眾,都是地藏菩薩久遠劫來所化成的,也都是地藏菩薩的因地,從孝思而行愿的來源,倘若文殊認真答出了數目,那么,后文地藏久遠劫來一句話,就找不到根據了。現在文殊卻好說不知道法會來眾數目,順便的襯出后文,佛用五眼遍觀,猶不能盡的話,而且更涵著催促佛說出地藏行孝的本愿來,一唱一和的成功一種妙曲,也是集成地藏菩薩自始至今行孝的大典呀!

  【佛告文殊師利:吾以佛眼觀故,猶不盡數,此皆是地藏菩薩久遠劫來,已度、當度、未度,已成就、當成就、未成就。】

  (解)佛告訴文殊師利說:‘用我的佛眼,(佛眼有五種,也叫五眼的,就是,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來觀看的緣故,還不夠瞧盡這個數目,這都是地藏菩薩從久遠劫數以來,已經引度的、應當要引度的、還沒有引度的,已經修成功的、應當要修成功的、還沒有修成功的,所以有這樣多的人。’

  (釋)上段因文殊回答佛不知道,所以佛用了佛眼,遍處都瞧過,又用了文殊的意思,反轉來告訴文殊說:‘用我的佛眼來瞧,也瞧不盡他的數目喲!’佛是具五眼的,他真的為瞧不盡么?因為這許多來的大眾,都是地藏菩薩久遠劫來所化成的,是指明歷時長久了,方顯出他所化的大眾多得瞧不盡了。

  已度已成就的,就是現化在十方國土,坐道場度生的都是。當度當成就的,就是各佛土的各菩薩,修上求下化的都是。未度未成就的,就是渾入在天宮大會里面,沒有學道的都是。但是度和成就也不得不分開來說,度是法度,也就是投機的方法,先度量了眾生根器大小的分別,隨后大的,投給他大方法,小的投給他小方法,方法相宜了,方才可以依了所授的方法去修持學習,這就叫引度的;成就,是憑了這種方法去修習,修習既久,因圓果滿,名叫成,隨后度生的事業都可以辦了,各種的機緣也自然都會湊集的,這叫就。

  看到這一節,一定有許多人要疑心,以為佛坐在多重閣上,周圍只有九十由旬,怎樣能容受得這許多的大眾呢?因佛法是不可思議的,他能夠把多少融會、大小相攝,不是凡心所可以胡亂來測度他的。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我已過去久修善根,證無礙智,聞佛所言,即當信受。小果聲聞、天龍八部及未來世諸眾生等,雖聞如來誠實之語,必懷疑惑,設使頂受,未免興謗。唯愿世尊,廣說地藏菩薩摩訶薩因地作何行,立何愿,而能成就不思議事?】

  (解)文殊師利對佛說:‘世尊!我已經過去到了如今,是長久修善根的,故此能得到一種沒有阻礙的大智慧,所以一聽了佛所說的話,我當然是很相信的,像那修小果、聞小法、不聞大法的大眾,以及天龍等八部和未來世的眾生一類,雖然聽到如來誠實的言語,必定要懷著疑惑不決的心意;倘若他們外面頂戴受持了,內心仍舊不能領會,難免說出不相信的話來,反要成為一種謗毀的罪業。唯獨我,很愿意世尊,立刻廣大的說出地藏菩薩,在修因的地位,究竟做了怎樣行為、立了怎樣誓愿?而能夠成就這樣想不到、說不出的事情呀!’

  (釋)上節佛說過,這許多集會的大眾,都是地藏菩薩所化成的。但是文殊具大智慧的,所以表明他自己很相信了,但是還有小乘小機的大眾,不免要生出疑心來謗毀,所以文殊作啟請正宗,要佛說出菩薩因地行愿的詳情。來代表大眾發問,良好的機位到了,順便作釋疑的利益,使得一般小果聲聞、小機八部,都免去疑心謗毀,都成就正信頂受,豈不是自利利他的好方法么!也可以照應到上文的伏筆。小果聲聞,他們是向來修小果聞小法的,還沒有聞過大法,要他怎樣會知道不可思議的事情呢?

  天龍八部,天龍是別名,八部是總稱,現在我將他分開來說:第一是天上的人;第二是龍;第三是夜叉,就是在虛空中會飛行的鬼;第四是乾闥婆,是在玉帝那里管音樂的神道;第五是阿修羅;第六是迦樓羅,就是很大的金翅鳥,他兩個翅膀,在兩邊隔開有三百三十六萬里,專吃龍的;第七是緊那羅,像人一樣,不過他頭上生角的,也在玉帝那里管音樂;第八是摩侯羅迦,就是大蟒,也叫他地龍的。

  【佛告文殊師利:譬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草木叢林,稻麻竹葦,山石微塵,一物一數,作一恒河,一恒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內,一塵一劫,一劫之內,所積塵數,盡充為劫,地藏菩薩證十地果位已來,千倍多于上喻。】

  (解)佛又告訴文殊師利說:‘譬如有三千的大千世界里,所有的草木叢林、稻麻竹葦、山石微塵,每一物、每一數目,都作一條恒河論;一恒河的沙,每一顆沙作一大千世界論;一大千世界內的一微塵,作一劫數論;每一劫所積微塵的數目,都來再充作劫數;地藏菩薩證得十地的果位已來,千倍多于上面所說的數目。

  (釋)佛欲說明地藏的因地原由,來回答文殊的請問,還可以消除將來大眾的疑謗,所以詳細譬喻給大眾聽。

  什么叫三千大千世界呢?一千個的須彌日月世界,名小千世界;一千個的小千世界,名叫中千世界;一千個的中千世界,名叫大千世界,因里面有三種千數的名目,所以叫三千大千世界。這三千大千數目的地面,廣大得了不得,這地上所有的各種物類,也多得沒有數目的,那里還說得盡呢?只好很簡單的說幾種,就拿草木二種來說,你看遍地遍處都是,已經是說不盡,也不要去說許多樹木結成的叢林了。其余稻麻竹葦、山石微塵,都有一樣的多。現在將這許多的物,每一種物,每一個數目,來當作一條恒河,這恒河的數目已經數不盡了;再把每一條恒河里面的每一顆沙,當作一個大千世界;每一個大千世界里的一粒微塵,當作每一次的劫數;再把一次一次的大劫時間,所積聚的微塵的數目,都把他來充作劫數;地藏菩薩證得十地菩薩的果位已來,所經劫數,比上面所說的數目還要多一千倍哩!

  因如來有智慧的見力,觀看久遠過去的事跡,同眼前一樣,所以有這樣明白的譬如。

  【何況地藏菩薩在聲聞、辟支佛地。文殊師利,此菩薩威神誓愿不可思議。若未來世,有善男子善女人聞是菩薩名字,或贊嘆,或瞻禮,或稱名,或供養,乃至彩畫刻鏤塑漆形像,是人當得百返生于三十三天,永不墮惡道。】

  (解)‘何況地藏菩薩,還在小乘聲聞、辟支佛的地位修起來的,所以經過的時間,更要加倍的長久了。’佛又叫著文殊師利說:‘這菩薩的威德神道,以及所發的愿力,是想不到、說不出的宏大,倘若未來的世界,有善的男子、善的女人,一聽到這菩薩的名字,或者稱贊嘆美他、或者瞻望禮拜他、或者稱念他的名號、或者用香、油、燈、幡種種東西去供養他,乃至于請丹青、用彩色去畫他的形像,請會刻鏤的人,去刻鏤出他的形像,請會塑漆的人,去塑漆他的形像,這樣子的人,應當得著生到三十三天上去受福報,而且可以生到一百次的循環往返,在往返的期內,永不墮到地獄等的三惡道里去。’

  (釋)佛前面譬如給文殊以及大眾聽了,他的意思還沒有完,所以還要說地藏菩薩沒有證得十地位的以前,自從人天小乘果位修起來的一句話,叫你們都可以知道他的因地,要加倍的比別人家久遠了。

  聲聞是聽了佛說法的聲音得道的,是小乘的果;修這種果,最聰敏的人也要修三世,愚鈍的人,要修到六十劫,方才可以得到的。

  辟支佛,梵文叫辟支迦羅,我們叫緣覺,他修道常常居在水邊林巖的下面,或者獨宿在孤峰的上面;春天觀看百花的開放,秋日觀看黃葉的凋落,將外緣的境界,收歸自己的觀覺里來,所以叫做緣覺。修這種緣覺,聰敏的人也要修四世,愚鈍的人要修到一百劫,方才可以證到。

  地藏菩薩,有威德、有神通,所以能叫一切外道畏懼折伏,還發宏誓,拔盡六道眾生的苦楚,愿令一切眾生先成佛道。這都是他久遠劫來,積累的功德,他的力量,所以出人思議的表。因此能使未來世人對于他的福田,稍些種一下子,便有偉大福報的收成。

  【文殊師利,是地藏菩薩摩訶薩于過去久遠不可說不可說劫前,身為大長者子。時世有佛,號曰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時長者子見佛相好,千福莊嚴。因問彼佛,作何行愿,而得此相。】

  (解)佛又叫著文殊師利說:‘這地藏菩薩摩訶薩,在于已經過去久遠得不可以說盡、不可以說盡的劫數以前,他的身曾經做了大長者子,這個時候的世上有一尊佛,名叫獅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這時候長者子見了這尊佛的相好,是一千種福業所莊嚴的,因此就去問這尊佛:“是做了怎樣的行為、立了怎樣的大愿,能夠得到這種好相?”

  (釋)上面佛曾說,地藏菩薩是從小乘修起來的,但是為甚么要發起修行的心來呢?所以又叫著文殊,說出他做凡人的時間發心修行的一節原由來。不但答盡了文殊問的妙意,而且完全可叫大眾消滅疑謗。

  大長者子要有十種的福德:一要姓貴;(須生在皇帝大官的宗族里。)二要位高;(像宰相等一樣的大官。)三要大富;(有幾千幾百萬的家財。)四要威猛;(生得嚴重威肅的模樣。)五要智深;(生得聰明還有很深的學識。)六要年耆;(年紀既然高了,他人又都肯佩伏他。)七要行凈;(品行高潔,沒有一些齷齪舉動。)八要禮備;(禮貌很完全,可以給人家做模范。)九要上嘆;(使得皇帝也來稱贊他。)十要下歸。(四海的平民,都喜歡來歸順他。)有這十種福德,方才名義相符了。長者是有德的老年人通稱;子是稱他作君子,也如孔子老子一樣。

  獅子奮迅萬行具足如來,是借獅子來比喻,獅子是百獸的王,比喻佛法是修萬行法中的王;奮是發怒振作,迅是進行很快,是比喻修萬行具足的人,只要有奮發的慧力,那昏瘴自然消滅的,只要有進行很快的定力,至理自然不會間隔的了。

  如來也是通稱。看過去有分別的叫做相;越看越愛的叫做好。佛的相是隨了機緣而應現的,或現三十二種相、八十種好,或現無量的莊嚴、無邊的相好,都從外境映入心里,現出來的,所以大小好壞也不一定。現在長者子所見的佛相,是佛修得的好相,(因菩薩修十善業,每一種業,有十種心,這樣拼合起來,成會一百種福,由一百種福,再互相映照起來,就變成一千種福了。)所以沒有一種相不好的、沒有一種不使得人愛的,長者子也知道這相,是佛修成的,所以他便請問佛:‘是做了怎樣行愿,而能夠修到這種很好看的妙相?’

  【時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告長者子:欲證此身,當須久遠度脫一切受苦眾生。】

  (解)‘這時候,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告訴長者子說:“你要證得這種身體,應當要久遠的度脫一切受苦的眾生。”’

  (釋)長者子既然去請問了他,師子奮迅具足萬行如來,自然也要很明白的去回答告訴長者子說:‘你要希望像我一樣的許多好相么?那你應當永遠行菩薩的道行,來度脫六道里一切受苦的眾生,方才可以得到像我一樣的身體,生得有一千種福業所莊嚴的相好哩!’因為眾生沒有一個不受苦的,最可憐的受了許多苦,他還同做夢一般的不覺得,所以如來叫他,要引度超脫他們。

  【文殊師利,時長者子因發愿言:我今盡未來際,不可計劫,為是罪苦六道眾生,廣設方便,盡令解脫,而我自身方成佛道。】

  (解)佛又叫著文殊說:‘這時長者子,因聽到如來告訴他這種的話,他立刻就發起誓愿來說:“我自今天起,盡我未來的時日,不可以計算的許多劫數,為這一般犯罪受苦的六道眾生,很廣大的設立種種的方便計策,統統要叫他們解脫了罪業苦惱,而后把我的自身,方才再來成佛。”

  (釋)長者子聽了上面師子奮迅如來的話,就立刻先發起誓愿來。因為誓愿是修行的先導,無論你修那一種,不發愿是修不成功的,所以長者子就發誓愿,先行菩薩道,來度盡六道(六道上面已注過)眾生的罪苦。我們是人道,就來談一談人道的苦惱罷!

  我們住在娑婆世界的人,種種的苦是說不盡的,現在先將八種苦來說一回,因為這八種苦是很公平的,無論你富貴貧賤,都逃不過,都要受的。

  第一種叫生苦,一個人盤在娘的肚子里,氣悶得了不得,若娘吃了東西下去,像山壓下去一樣重的難受,等到生出來的時候,就像二座山把他夾住,他硬在山縫里鉆出,這痛苦更利害了,所以小孩一下地就哭,也就是這個緣故。

  第二種叫老苦,要瞧東西眼已花了、要聽說話耳也聾了、要吃果餅牙齒脫落了,多走腿又酸、多坐背要痛,格外怕冷、也格外怕熱,你想苦不苦呢?

  第三種叫病苦,一個人一生了病痛,那是更苦了,要吃吃不下、要睡睡不著,難過得求生不得、求死不得,疼痛得叫天不應、叫地不應,人家代也代不來的,這種種痛苦,正是難以形容的喲!

  第四種叫死苦,臨死的苦,更利害了,要說話舌根硬了、痰也涌塞了,要透氣,氣管閉了,渾身上下,四肢百節,處處硬生生的拆開來,俗話說,死如黃牛活搏,你想這痛苦說得出么?

  第五種叫愛別離苦,就是很可親愛的父母兄弟、妻兒子女、要好的親戚朋友,或為了謀衣食、或為了刀兵水火等各種惡環境的逼迫,不得不各走各的路;像要死的時候,眼瞪瞪的瞧著親愛的人、可愛的各種東西,一一分別,所以死時都要流淚,就可以看出他心里的悲苦了。

  第六種叫怨憎會苦,大凡一個人總有不知己的人,或是有仇怨的人,不要他碰見,他偏會和你碰見;譬如強盜,是人人憎惡他的,有時也會碰到他,不損失金錢,就傷你性命,這是常有的事。

  第七種叫求不得苦,就是要東不得東、要西不得西,譬如我要想好的物件、我要事情成功、我要交幾個好朋友,偏偏都沒有,也都做不到,弄出種種不稱心的煩惱來。

  第八種叫五陰盛熾苦,五陰:第一叫色,是把種種看得見的東西,都包括在內;第二叫受,就是所受的各種苦樂的境界;第三叫想,就是心里亂起的好壞的雜念;第四叫行,就是說心里雜亂的念頭,一個才去,一個又來,接連沒有停息的;第五叫識,就是分別各種東西、各種境界的好壞的心意;這五陰,把人的本來靈性,都遮蓋住了,就叫人糊里糊涂、不知不覺的生出貪嗔癡三種壞心來;五陰盛熾,是說五陰像火勢一樣燒得猛烈,現在再把貪嗔癡三種壞心,轉到五陰上去,像把干柴投進烈火里去一樣,自然烈烈烘烘燒得更利害了,就會造出種種惡業來。

  要曉得上面的七種苦,就是都從著末一種造出來的,若是第八種苦不除去,下一世還要就前面的七種苦報,再下一世,也是一樣的,所以這八種苦,是循環的報應。我們人道居第二,已經苦得了不得了,再下去地獄、餓鬼、畜生道的苦,自然更是說不盡了,佛所以叫菩薩,來度脫這一般受苦的眾生。現在我們要解脫這種種苦,也許就在這一部經內,尋一條極便當的出路,方才可以永世不受這種種苦惱。

  【以是于彼佛前立斯大愿,于今百千萬億那由他不可說劫尚為菩薩。】

  (解)‘所以在于這尊佛的前面,立下了這個大愿,到如今已有百千萬億那由他不可說的劫數,尚不肯成佛,偏要做普度眾生的菩薩哩!’那由他數是幾千萬。

  (釋)這一節,上面兩句,是結束前面的立愿,下兩句是實行所立的誓愿。地藏菩薩,在沙塵比喻劫數的以前,在師子佛前,立下這個度生的大愿,一直到現在,他要度脫眾生的道心,一些也不退轉,同起初一樣的。他的不愿成佛,仍舊努力做菩薩,也是承順佛的教訓,承順是不逆,就是孝順;菩薩從先前修到現在,世世雙親,都得著超升的利益,那地藏大士,也真是無可比方的大孝子了。

  【又于過去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時世有佛,號曰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彼佛壽命四百千萬億阿僧祇劫。】

  (解)‘又于過去無量無數的劫以前,這時世上有一尊佛,佛的名號叫覺華定自在王如來,這佛壽命的長,四百萬億無量無數的劫。

  (釋)梵文阿僧祇劫,我們叫無量數;這數的大,非我們凡夫所想得出、算得出的,叫做不可思議。覺悟時心境朗開,如華開敷,故稱覺華;定能生慧,慧即覺果,故定名覺華;既得覺果,于法自在,自在即王,故稱自在王;如來是各尊佛的通稱,像我們稱先生一樣的。

  佛的壽命為什么有這樣長呢?因為佛有三種身體,一叫法身,是佛把真實平等的性,來做他本體;二叫報身,是佛修種種功德,修得長、積得多了,就現出極莊嚴好相的身體來;三叫應身,這應身是凡人修道感應了佛所化的,所以多得像天上的月光印水一樣,只要地下有水,月光就為印入的。現在把佛的三種的身體壽命,都合起來,你想這壽命的長還可以計算么!但是你們也不要弄錯了,當做佛真個有三個身體,其實佛仍舊只有一個法身,其余二種是修功積德,自在得來的報應呀!

  【像法之中,有一婆羅門女,宿福深厚,眾所欽敬,行住坐臥,諸天衛護。其母信邪,常輕三寶。是時圣女廣設方便,勸誘其母,令生正見。而此女母,未全生信。不久命終。魂神墮在無間地獄。】

  (解)‘在那位佛的像法時代中間,有一位婆羅門種族的女子,因前世的宿福,積得很深厚,所以大眾都很欽佩、很敬重他。他行住坐臥的時候,也有各天的天神來保衛護持他的。但是他的母親,相信了邪道,看輕佛法僧三寶的,是在這時候,圣女廣大的說出方便法門,來勸他的母親,叫他發生正真的見識,來信佛法。然而這位女子的母親,還不能夠生出完全相信的心來。但是沒有多久,他的母親命終了,他的魂神也就墮落在無間地獄里。

  (釋)像法,是佛的法運,不同正法時代的一樣真確,不過還算像個樣子;這等時間,佛早已入涅槃,但有佛像住世,所以叫像法。婆羅門是劫初梵天降下來的種族,猶如我國的道教。這個女子是精勤修行而寡欲的處女,前世也很歡喜行善事,積德很深,所以今世也生性很寬厚,人家都會欽佩他;而且他心術也是極端正,所以行住坐臥,沒有不端正而威嚴的。他還能孝順父母、敬重三寶,自然感應諸天鬼神來保障、來護持他;有這種種端正行為,自然可稱做圣女,眾人那會不來恭敬他呢!因為他很孝敬,所以見他的母親相信邪教、看輕三寶的罪,是很重的,他就來想各種的方便法子,和順的、慢慢的來奉勸他的母親,來相信佛法的正道;但是他母親外貌是像相信了,心里仍舊沒有相信,這就是不完全相信,所以死了還是要墮落到地獄里去。地獄是在地下受苦的地方,猶如牢獄,在這地獄受苦,常時不休息的,叫做無間。

  【時婆羅門女,知母在世,不信因果,計當隨業,必生惡趣。遂賣家宅,廣求香華,及諸供具。于先佛塔寺,大興供養。見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其形像在一寺中,塑畫威容,端嚴畢備。時婆羅門女瞻禮尊容,倍生敬仰。私自念言:佛名大覺,具一切智,若在世時,我母死后,儻來問佛,必知處所。】

  (解)‘自從他母親死過以后,在這時,婆羅門女知道他母親活在世上的時候,是不信因果的,若應當隨他所造的罪業去計算,那么我的母親必定要生到三惡道里面,去嘗惡趣味了。但是婆羅門女是一位孝女,豈有母親墮到惡道里去,有不去救的道理么?所以他就想出救他母親的好方法來了。遂把他家里所有的東西,以及屋宅田產都賣去了,把賣下來的錢,再去很廣遍的搜求購買許多好的香、好的花,以及種種供養佛的器具,親自拿了這一類東西,到各處先前人所造的佛像、寶塔、寺塔里,大興起供養佛的善事來。有一天,見一尊覺華定自在王如來,他的形像在一個寺院里,無論是塑的、是畫的,都是有威德的容貌,端正莊嚴,沒有一種不齊備的。這時婆羅門女見到了,就去瞻望禮拜這尊佛的容貌,加倍的生出一種恭敬信仰的心來。他自己私下默默的想念著,在心內說:“佛的名號叫做大覺,具足一切的智慧,倘若這尊佛還活在世上,我母雖然已經死過了,倘若來問這尊佛,他一定會知道我母親神魂所在的地方。”

  (釋)凡是一個人死去到幽冥界里,善惡都是根據活在世上所做事情所定的。謗毀三寶、不信因果的罪,是很重大的,所以孝女計算他母親一定要墮入三惡道里去。家業屋宅等,都是他父母的遺產;但是置產業,即是作罪業的根源,因為慳貪心不盛,產業就置不成了,邪見也發不起了;現在孝女把他統統賣了,就是消滅他父母罪業的根源;再把賣去的錢,買種種供養具,也就是代他父母將功贖罪的一個好方法。香有潛通法界的能力;華表示以因克果的意義;所以這兩種是供佛最要緊的。佛有三十二種好相,這覺華定王如來都齊全的,所以孝女一見就很感動,憑著一片孝心,至誠專意的瞻禮他。瞻是目不動睛的望著佛祈禱;禮是五體投地的膜拜;現在孝女瞻了又拜、拜了又瞻,加倍恭敬,還不動唇舌的私心默念,要求佛指示他母親的下落。敬念的孝心既然長久了,感動也到了極巔,自然要流出悲哀的淚來了。

  【時婆羅門女垂泣良久,瞻戀如來。忽聞空中聲曰:泣者圣女,勿至悲哀,我今示汝母之去處。】

  (解)‘這時候婆羅門女垂下頭泣得很長久,心里還不住的祈禱、瞻望、依戀這尊如來,一定要求這尊如來指示他母親所在的地方,忽然聞得空中憑空的發出說話的聲音來說:“悲泣的圣女呀!勿要過于悲哀了,我現今指示你母親所在的去處吧!”

  (釋)孝女既然有這樣長久懇切的情態,自然能使感應交道,動佛的慈悲,來指示他。泣是無聲流淚。因眼瞻佛容、意戀如來,在這種長久的沉靜中,所以能聞到佛來安慰他、指示他的說話;也就是傾家興大供養、行孝道,感召的報應。圣女,是稱他是正直賢德的女子。

  【婆羅門女合掌向空,而白空曰:是何神德,寬我憂慮。我自失母已來,晝夜憶戀,無處可問知母生界。時空中有聲,再報女曰:我是汝所瞻禮者,過去覺華定自在王如來,見汝憶母倍于常情眾生之分,故來告示。婆羅門女聞此聲已,舉身自撲,支節皆損,左右扶侍,良久方蘇。而白空曰:愿佛慈愍,速說我母生界。我今身心將死不久。時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告圣女曰:汝供養畢,但早返舍,端坐思惟吾之名號,即當知母所生去處。】

  (解)‘婆羅門女一聽到這話,立時合掌向著空中,而且望空的說:“這是何處來的神靈?有這樣的大恩德,來寬慰我憂愁的思慮,我自從失了母親以來,無論晝夜,終是憶記著、眷戀著我的母親,但是無處可以去問,知道我母親現在所生的境界。”這時候,聞得空中又有聲,再來告訴圣女說:“我就是你所瞻禮,已經過去的覺華定自在王如來。見你憶念你的母親,加倍的過于平常情性眾生的情分,所以來告示你知道。”婆羅門女聞了這佛的聲音,舉了全個的自己的身體,望空撲了過去,這猛力的一撲,把四支的骨節都跌損傷了。經了他左右的侍女扶持起來,已是昏暈過去,又經過了許多時候,方才蘇醒轉來,而且還要向空中祈禱說:“愿佛發慈悲憐愍我,從速說出我母親現在所生的境界,因為我現在身體和心,離將死已經不長久了。”這時,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又告訴圣女說:“你供養的事做罷,但要早些回返到家里,端正的坐定,思念我的名號,即當使你知道你母親現在所生的去處。”

  (釋)孝女本來是很記憶他母親的,并且急于要知道他母親,生在什么地方、什么道里的心都很切,現在一聽得佛的說話,自然不顧身體的撲拜過去了;況且此身本為母親的遺體,既然死了我的母親,我這身體還有什么可惜呢?外身既已跌傷了,內心又是這樣憂苦,自知不久將要死了;但是死是不要緊的,我母現在究竟生在什么去處?那是一定要知道的,所以忍了疼痛,依舊望空的祈禱,佛來憐愍他,從速的告訴他母親現在所在的地方。因為他既有這樣至誠的孝心,佛自然也可憐他,預備告訴他了。

  【時婆羅門女尋禮佛已,即歸其舍。以憶母故,端坐念覺華定自在王如來。經一日一夜。】

  (解)‘這時,婆羅門女聽了佛的話,趕緊把遍處的佛都瞻禮供養罷了,即刻回到他的家里。因為憶念他母親的緣故,所以很端正的趺坐好了,專心的念覺華定自在王如來。這樣念到經過一日一夜。

  (釋)孝女能專心憶念他母親,自然依佛的教飭,也專心一意去念佛。因他具有這種至誠的專一心,所以能和佛心相契合了。所以須一日一夜的意義,古注說,日是表示孝女覺悟心的光明;夜是表示他母親不信因果癡迷心的晦暗。

  【忽見自身到一海邊,其水涌沸,多諸惡獸,盡復鐵身,飛走海上,東西馳逐。見諸男子女人百千萬數,出沒海中。被諸惡獸爭取食啖。又見夜叉,其形各異,或多手多眼,多足多頭,口牙外出,利刃如劍。驅諸罪人,使近惡獸。復自搏攫,頭足相就,其形萬類,不敢久視。時婆羅門女以念佛力故,自然無懼。】

  (解)‘正在念佛的時間,忽然瞧見自己的人身,到了一重海的邊上。但見這海里的水,像滾湯一樣的涌沸著,許多兇惡的獸,都是鐵做的身子,飛一般的在海上東趕到西、西趕到東,很快的馳逐。又瞧見許多的男子和女人,有百千萬數的多,一時浮出海面來,一時沒入海中去,又被這許多兇惡的獸,像爭奪一般的,把這些男女取來吃食。還瞧見有許多夜叉,他們的形狀各各不同的,有的生了許多手許多眼,許多頭許多足,口里的牙齒,都向外露出,鋒利得像刀劍一般,驅逐這許多受罪的人,使他們跑近惡獸一邊去,好叫獸把他們咬吃;而且自己也用手像捉蟲一般,把他們搏攫過來,把攫來的人隨便玩弄,或把人的頭和足都團在一塊兒,或把他拉長來,或把他撕了、折斷了拋去。這種種玩弄的狀態,是有千萬種的樣子,孝女也不敢久視。但這時,婆羅門女仗著念佛,得佛力保護的緣故,瞧到這種形狀,自然也沒有什么恐懼了。

  (釋)因孝女一心念佛,念到入定,自然使心地光明,更仗了佛力,所以可見到這種境界。夜叉,是行走很迅疾、舉動很敏捷的鬼,又還能飛行空中;但是種類也很多的。搏,是用手擊撲;攫,是用爪捉持的樣子。

  【有一鬼王,名曰無毒,稽首來迎,白圣女曰:善哉菩薩!何緣來此?】

  (解)‘有一個鬼王名叫做無毒,見了圣女,對他叩了頭來迎接他,而且對圣女說:“善哉菩薩,為什么緣故會到此地來?”

  (釋)凡是有福德的,方才可以稱王。這鬼王有什么福德呢?因這個鬼,存心肯憐愍人,不肯毒害人的,所以稱王,也就叫他做無毒。但是這無毒鬼王,也是菩薩所化的,不是那有這種憐愍人的慈心呢?稽首,是把首叩到地上一刻兒。善哉,是歡喜的稱贊。

  【時婆羅門女問鬼王曰:此是何處?無毒答曰:此是大鐵圍山西面第一重海。】

  (解)‘這時婆羅門女,就問這鬼王說:“這是什么地方?”無毒回答說:“這里就是大鐵圍山的西面第一重海。”

  (釋)我們的堿水海外面,有一座山,就是大鐵圍山。這山沒入水里有三百十二由旬,出水外也有三百十二由旬,山的四邊都是水,這周回的水,有三十六億八千四百七十五由旬,第一重海,就在這中間。

  【圣女問曰:我聞鐵圍之內,地獄在中,是事實不?無毒答曰:實有地獄。】

  (解)‘圣女又問他說:“我聽說鐵圍山的里面,有地獄在這中間,這是實在的事情么?”無毒回答說:“實在有地獄的。”

  (釋)實有地獄,這意義是地獄本來是虛設的,因為世間上的眾生,身做惡事、口出惡言、意起惡念,又喜烹殺來祀鬼神,因為積成種種的惡,造成實在的地獄了。

  【圣女問鬼王曰:我今云何得到獄所?無毒答曰:若非威神,即須業力,非此二事,終不能到。】

  (解)‘圣女又問鬼王說:“我現今為什么得到這地獄的地方來?”無毒回答說:“倘若不是有威德神通的人,也即須要有業力的人,不是有這二種事的人,終不能到這地方的。”

  (釋)圣女自己想,我是敬信佛法的人,一身沒有罪業,為什么也會到地獄里來呢?所以起了疑心來問鬼王。有威德神通的人,方才可以到地獄中來,或是救度人、或是來游觀;犯了身口意三惡業的人,因臨終時受了業力的牽纏,到這地獄里來受苦報的。

  【圣女又問:此水何緣,而乃涌沸,多諸罪人及以惡獸?無毒答曰:此是閻浮提造惡眾生新死之者,經四十九日后,無人繼嗣,為作功德,救拔苦難。生時又無善因。當據本業所感地獄,自然先渡此海。海東十萬由旬,又有一海,其苦倍此。彼海之東,又有一海,其苦復倍。三業惡因之所招感,共號業海,其處是也。】

  (解)‘圣女又問鬼王說:“這海水是為什么緣故而會涌沸的?又為什么有這許多的罪人,以及各種惡獸?”無毒回答說:“這都是我們的閻浮提世界,造惡作業的眾生,是新死的人,經過四十九日以后,沒有人繼嗣,給他做功德,替他救拔應受的苦難;活的時候又沒有樂善好施的因緣。應根據他在世本來所造的惡業,去受他自己所感召的地獄,自然一定要先度過這一重海;這海的東面過去十萬由旬,又有一重海,他的苦楚還要比這重海加一倍;這重海的東面,還有一重海,他的苦楚又要加一倍;這三重海,都是眾生三業惡因所感召成的,總共的名號,就叫業海,這地方就是。”

  (釋)閻浮提,一株大樹的王,周圍有七由旬,高百由旬,四布的枝葉有五十由旬。我們的世界叫南贍部洲,也依這大樹王立名的。凡是人死了每七日一變化,閻王定罪,雖是照活時的惡業據定,但是也要過七七日方才判實;若這七七日內,有承繼的孝順子孫,每一七替他念佛拜懺,將功補過,自然把他應受的苦難,都救拔了;若七七日內,無人承繼去替他救拔,自然要受苦受難了。但是受這利害的苦難,也都是自己三業惡因所感召的。現在我把這三業惡因來說一說,使得諸君都可以改惡向善。

  一是身業,身所做的惡事有三種:第一是殺生,無論最小的蚊子跳虱,也不能去弄殺他;第二是偷盜,就是人家的一梗草,你沒有問人家討過,也不可以拿的;第三是邪淫,除了正式妻妾以外,其他都不可犯的。

  二是口業,口所犯的惡業有四種:一是妄語,就是說謊;二是綺語,就是談婦女的穢褻;三是兩舌,就是搬弄是非;四是惡口,就是咒罵。

  第三是意業,意所犯的惡業也有三種:一是貪欲,就是貪得而不肯知足的欲望;二是嗔恚,就是怒目發火;三是愚癡,就是不信佛法,去信邪說。由這身口意三業,做出了十種惡因,再由這三業惡因,去感召成三重倍加苦的業海,以及種種的地獄,叫作惡的人,去自作自受。

  【圣女又問鬼王無毒曰:地獄何在?無毒答曰:三海之內,是大地獄,其數百千,各各差別。所謂大者具有十八,次有五百,苦毒無量。次有千百,亦無量苦。】

  (解)‘圣女又問無毒鬼王說:“你說鐵圍山里實有地獄的,那么現在地獄在什么地方呢?”無毒回答說:“三海的里面,都是大地獄,他的數目幾百幾千的多,這幾千幾百的地獄,都不相同,每一個地獄有各式各樣的差別。所說大的具有十八重,次一等的有五百重,他里面所受的毒痛的苦難,和施刑狠毒,是說不盡的;再次一等的,還有千百重的小地獄,也有說不盡的痛苦。”

  (釋)據經論上說,地獄可以分三類把他都收攝盡了:一是熱獄;二是寒獄;三是邊獄。熱獄有八重,在我們閻浮海的底下重疊而居的;寒獄也有八重,在鐵圍山的底下,仰上居住的;邊獄分山間、水間、曠野三處居住的。

  十八大地獄,分八熱、八寒、一正、一邊,照十八泥犁經上說,第一重名光就居,他的人和人一相見,大家就互相斗殺,雖然殺傷了,也不肯死的,人又生得很長大,人間三千七百五十歲,他只有一日;(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年,經過一萬歲,就是人間的一百三十五億歲。以下十七重地獄的苦,和歲數的長,倍倍加增。)第二重獄名居虛倅略,這里的一種苦,已經要當一重的二十種苦了;第三重獄,名桑居都;第四重獄,名樓;第五重獄,名房卒;第六重獄,名草鳥卑次;第七重獄,名都盧難但;第八重獄,名不盧半呼;第九重獄,名烏竟都,是寒冷凍身的;第十重獄,名泥盧都;第十一重獄,名烏略;第十二重獄,名烏滿;第十三重獄,名烏藉;第十四重獄,名烏呼;第十五重獄,名須健居;第十六重獄,名末都干直呼;第十七重獄,名區逋途;第十八重獄,名陳莫。這十八重獄中,每一重分別作十八隔,從寒冰獄,到飲銅獄止,總共三百四十二隔,鬼王所說千百是總約的統計。

  總之地獄都是人的惡業所感召的,人有了無窮無盡各式各樣的罪惡,由自然的感召,也造成無窮無盡、各式各樣的地獄了。受地獄的苦難、大小、重輕,也依他在世時,所作的惡業大小、重輕而定的。

  【圣女又問大鬼王曰:我母死來未久,不知魂神當至何趣?鬼王問圣女曰:菩薩之母在生習何行業?圣女答曰:我母邪見,譏毀三寶,設或暫信,旋又不敬。死雖日淺,未知生處。】

  (解)‘圣女又問大鬼王說:“我的母死了到這里來,還沒有許久,不知道他魂神應到何種惡趣里去受苦?”鬼王就問圣女說:“菩薩的母親生在世間時,習何種行業的?”圣女回答道:“我的母親信邪見的,并且譏誚謗毀佛、法、僧三寶,設或暫時相信佛教,旋又不相信了,現在雖是死得不多日子,也已經不知道他所在的地方了?”

  (釋)圣女既知道地獄在此處,但是仍舊見不到他母親,所以又要問鬼王了。魂是氣的神,人死了,他一個不死的神魂,就是鬼。行是叫做進趣;業是人所造的善惡。造何種善,得何種善報;造何種惡,得何種惡報;報應分明,絲毫不差的。所以鬼王先要問明白了他母親的行業,以便查尋。三寶,佛相端嚴俱備為佛寶;三乘圣教為法寶;出家修持為僧寶。

  【無毒問曰:菩薩之母,姓氏何等?圣女答曰:我父我母俱婆羅門種。父號尸羅善現,母號悅帝利。】

  (解)‘無毒又問圣女說:“菩薩的母親姓氏,以及何種等級?”圣女回答說:“我的父親和我的母親都是婆羅門的種族,父親號叫尸羅善現,母親號叫悅帝利。”

  (釋)三代以前,姓氏分為二種的,用姓稱婦人,以表其婚姻;用氏以分別貴賤,貴的有氏,賤的只有名沒有氏。印土有剎帝利(五種)、婆羅門(凈行)、吠奢(商賈)、戌陀羅(眾庶)四姓。尸羅是梵語,我們叫性善,是說好行善道;善現是我們的華語。這名氏雖然好,但是存心不好,都是邪執謗正的。鬼王問清了行業,再問姓氏種族,那自然更容易查明白了。

  【無毒合掌啟菩薩曰:愿圣者卻返本處,無至憂憶悲戀。悅帝利罪女生天以來,經今三日。云承孝順之子,為母設供修福,布施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寺。非唯菩薩之母得脫地獄,應是無間罪人,此日悉得受樂,俱同生訖。鬼王言畢,合掌而退。】

  (解)‘無毒合著掌,報告菩薩說:“愿圣者回返到本來的地方去,不要過于憂愁記憶你的母親,也不必過于怨哀戀念你的母親。你的母親悅帝利罪女,脫離地獄,生到天上去以來,已經至今有三天了。天上下示,說是承孝順的子女,為他母親設供修福,布施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寺的功德。不但菩薩的母親得脫地獄,應該在這無間地獄受苦的罪人,這一日都得受著快樂,俱同他生訖完了。”鬼王說罷,合著掌退去了。

  (釋)鬼王起先不知道是什么人,一聽是悅帝利罪女,那就知道這位是大孝女,所以要合掌恭敬起來。因孝女有這樣的大孝心,自然感動了佛,也自然感動天了,所以天下詔示,叫他的母親上天去,連同地獄的罪人都上天去。你想孝的功德弘大不弘大呢?因此古人要說,‘百行孝為先’了。凡是孝,第一要隨順父母的心意,還要好好服侍他,使父母心中快樂。現在孝女起首,勸母信正道;中間,憶母為興供養布施;末了,救母出苦上天;像這樣的大孝順,是從古未有的呀!

  【婆羅門女尋如夢歸。悟此事已,便于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像之前,立弘誓愿:愿我盡未來劫,應有罪苦眾生廣設方便,使令解脫。】

  (解)‘婆羅門女,俄而如做夢一般的歸來了。覺悟了這事情后,便于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像的前面,立了弘大的誓愿說:“愿我盡未來的劫數,為應有罪惡苦果的眾生,廣遍的設立便利方法,使令他們都能解脫應受的苦趣。”’

  (釋)尋是俄頃。因孝女本來在家里端坐念佛入定的,俄頃像做夢醒了一般,便悟到因果報應、業海地獄的種種事情,所以頓時便發起道心來。再到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像的前面,立下弘誓大愿,情愿盡未來劫,設方便法門,救盡一切受苦眾生,在后再來成佛,以報覺華定自在王如來救度他母親,脫苦上天的大恩德。

  【佛告文殊師利:時鬼王無毒者,當今財首菩薩是。婆羅門女者,即地藏菩薩是。】

  (解)佛告訴文殊師利說:‘這時候的鬼王無毒,就是現在的財首菩薩;這時候的婆羅門女呢!就是現在的地藏菩薩。’

  (釋)從前因文殊師利請問地藏菩薩的因地,所以釋迦牟尼佛,就說這一段地藏菩薩未成道以前,行孝的事實來,使一切眾生,知道廣行孝道的功德,及種種行孝道的方法。地是萬物所依據的,孝是無論貴賤萬民所依此受用的,能行孝道,譬如能藏財寶一樣,他的福德取用無盡的。可知道地藏二字,也是依孝順立名的。財首名義,財是人所寶貴的;首是萬行以布施為首。有了財方才可以布施,比喻廣行孝道,如積財寶;廣度眾生,如大布施。

精彩推薦
11选5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