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uaoqk"><wbr id="uaoqk"></wbr></rt>
<menu id="uaoqk"><wbr id="uaoqk"></wbr></menu>
當前位置:弘善佛教 > 佛教名詞 >

放生(佛教名詞)

[佛教名詞] 發表時間:2016-01-15 作者:未知 [投稿]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

\

放生佛教術語)

  中國漢地的放生活動古已有之。狹義單指人命;廣義則指一切人命與禽獸。《列子·說符篇》載:“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競而捕之,死者眾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過不相補矣。’簡子曰:‘善!’”可見,早在春秋戰國時代,中國漢地即有在特殊日子放生的說法,甚至已出現了專門捕魚鳥以供放生的情況。但持續、廣泛的放生習俗的形成,還是在佛教傳入中國之后。

春秋戰國放生淵源

  先秦源流與形成

  中國漢地的放生活動古已有之。狹義單指人命;廣義則指一切人命與禽獸。《列子·說符篇》載:“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競而捕之,死者眾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過不相補矣。’簡子曰:‘善!’”可見,早在春秋戰國時代,中國漢地即有在特殊日子放生的說法,甚至已出現了專門捕魚鳥以供放生的情況。

  不忍是很多人的常情, 放生作為零星的事件, 在古代各大文明區應該都有。略略讀查幾本經典, 就發現 “放生” 于先秦中土, 并非僅是罕見個例, 而是一種影響很大的文化, “放生” 高級動物則是一種亞文化、 仁道式理想文化; 《呂氏春秋》 那種純屬實用目的、 不非時殺的不殺幼鳥, 并非仁者提倡的行為。

  1、西周祭神以陶俑代替活人, 相對于商代的習慣, 就是對一批人犧的制度性放生。 西周時代人文精神的勃興是東周時期人文精神發展和仁及 (高級 ) 生命論的重要前提。

  2、《論語》 里孔子云 “始作俑者, 其無后乎!” , 相對于陶俑制, 推進了不忍和推愛。

  3、《孔子家語》 “五帝德” 章云 “仁厚及于鳥獸昆蟲” , “困誓”章云鳥獸避不義之人。清儒多以此書為偽作。 但偽作論只是猜測, 沒有實據, 故難成立。而且, 1973 年河北八角廊西漢墓所出 《儒家者言》 , 與 《孔子家語》 大致相同, 可謂其不同版本, 今人多信 《家語》 不偽。

  4、春秋時期, 晏子認為, 大仁愛應該推及 (部分 ) 禽獸。

  《晏子春秋》 雜上第九章云: “景公探雀鷇, 鷇弱, 反之。 晏子聞之, 不待時而入見景公…再拜而賀曰… ‘君探雀鷇, 鷇弱反之, 是長幼也。 吾君仁愛, 曾禽獸之加焉, 而況于人乎! 此圣王之道也。’ ” 西漢劉向的 《說苑》 也有這個故事。鷇為初生之小鳥。

  景公是性情中人, 因鷇弱而非鷇小而返之, 是出于不忍之心而非出于實用目的。晏子的順勢引導, 也表現了春秋時期賢人的看法: 圣王之道的仁愛, 應該推及 (部分 ) 禽獸。

  而景公的整體為政如何呢?酷刑廣泛、 酷稅禍民、 暴虐人民。 孔子所謂 “苛政猛于虎” 講的就是齊景公。 雖有晏子的緩和,但沒有完全改變其暴政性, 以致景公死后不幾年, 姜齊就亡于田氏。 周革殷命后, 最大的變國事件就是田氏革姜。 齊景公為政接近于桀紂, 實乃亡國之君。

  可見, “放生” 來自佛教論, 把先秦中土人們的道德水平整體地降低到桀紂層次, 完全違反中華文明的實際情況。

  5、齊宣王對牛的放生事例

  據 《孟子 · 梁惠王上》 第七章: 王坐于堂上, 有牽牛而過堂下者, 王見之, 曰: “牛何之?” 對曰: “將以釁鐘。” 王曰: “舍之。吾不忍其觳觫, 若無罪而就死地。 ” 對曰: “然則廢釁鐘與? ” 曰: “何可廢也?以羊易之。” 觳觫即驚恐發抖。

  這里, 齊宣王對牛, 就是放生。 他后來解釋道, 不是愛財, 是出于不忍。 站在齊國這個大國的君主的位置看, 單論財力, 王室的宗教活動可以不在乎幾頭牛: 故宣王之釋可信。

  或曰: 齊宣王以羊易牛, 博愛不夠。 不錯。 因此, 孟子在肯定宣王仁心的同時, 也委婉地批評了他以小易大。

  其實, 先秦仁愛一般都是推愛、 等差之愛 (墨家的博愛也非泛愛眾生) : 由親人推及無辜旁人; 由活人推及死人和俑人; 并把生命分出貴賤, 由最貴之人推及某些靈長類生命。這符合人的情感之邊際遞減性, 現代很多人同情螞蟻, 但一般不同情蚊子。 齊宣王以羊易牛, 因為在貴賤臺階上, 牛貴于羊; 論推愛, 貴者優先。

  6、孟子的 “君子遠庖廚” 論

  《梁惠王上》 孟子對齊宣王曰: “君子之于禽獸也, 見其牛,不忍見其死; 聞其聲, 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遠庖廚也。” 并云“恩足以及禽獸” 、 “推恩足以保四海” 。

  7、“大德曰生” 是先秦的流行思想

  大德曰生, 論完整關系, 不僅有天地對萬物的生育, 還有人對人、 人對其它生命的生育和保護。

  可見,在先秦,放生,在齊景公 (消極放生 )、齊宣王(半積極放生 )那里都有個例; 而且,是出于純粹德心而非功利;而且, 行為是被贊頌的, 旁邊有一種影響很大的文化。孟子的“君子遠庖廚”論,幾乎接近佛教的泛愛眾生,只能作為小眾的自律理想。

  佛家的博愛廣度,儒墨不及;但儒墨(晏子可謂墨家之祖)的道德深度,佛家不及:佛家的博愛,似為道德之極, 但佛教倡不殺生多是為免惡報、積善多是為得償,有功利性;舍身伺虎只是難以復制的傳說或誤傳;佛家還是有我的,人的需要之本性決定了佛家博愛的上限,沒有看到以辛勤勞動來飼養眾生的佛說及 “墨佛”流派, 相反是靠施舍養己,以他人為工具, 也有自私:大眾化宗教的后面是功利。另外,至少中土佛教的放生是兼顧功利和靈長,如放生對象是自然生長的龜、蛇、魚,而非家養的豬、 鴨。儒墨作為入世學派, 異于佛家的出世性, 不可能實行廣泛的放生,那樣一來,生產難繼、且需安置游牧人群,人群必惡 (生存壓力內卷化);但放生據次位時, 有補益, 故贊頌。可見,中土的放生有不同類型; 若論文化倡導,道德層次高于天竺的放生。

  《列子》 所載趙簡子對鳩的放生,正符合正常的推愛范圍。據《周禮》 卷三十,“獻鳩以養國老”,當時的鳩乃貴重動物,且靈性高,故屬于放生范圍, 異于雞鴨螞蟻。而且他的放生是為示恩,乃功利, 低于孔、 晏所倡,低于景、 宣所行,實屬平常。但持續、廣泛的放生習俗的形成,還是在佛教傳入中國之后。

形成發展

  一些人之所以面對外界的種種非議仍執著地出錢出力放生護生,原因固然很多但關鍵在于佛經的大力提倡和歷代高僧大德的推動。佛誕放生是時下流行甚廣的宗教民俗之一。每年農歷四月初八,作為佛誕節儀之一,各地寺院多有放生活動。考此宗教民俗起于宋代,成于杭州,與天臺僧人關系甚密。一放生之事古已有之,《列子·說符篇》:“邯鄲之民以正月之旦獻鳩于(趙)簡子。簡子大悅,厚賞之。客問其故,簡子曰:‘正旦放生,示有恩也。’”然其蔚然成俗則是佛教傳入以后的事,尤其是六道輪回觀念為人們普遍接受之后。

  放生習俗的開展,成為宋代以后佛教深入社會的重要傳統之一。放生習俗的形成,既有佛教戒殺護生的思想根源,同時亦受到儒家好生思想的推動。南北朝以來,在皇權貴族的支持下,逐漸以天然海灣為放生池的屏障,形成中國佛教的放生習俗;宋朝以后,僧人在寺院設置放生池,供民眾放生,使放生習俗深入民間。明清以來,云棲祩宏修訂放生儀規,成立“放塵會”,積極提倡放生。

  放生習俗的淵源

  先秦時期,孔子以舜為好塵榜樣,強調環境保護;孟子則強調惻隱之心,并以仁義思想啟發梁惠王,《呂氏春秋·異用》、《列子·說符》等已經開創戒殺放塵的風氣。佛教傳入漢地后,曇無讖譯《金光明最勝王經·流水長者子品》為佛教放生提供了理論依據。

  商湯之所以討伐成功,除了擅用萬物之外,更懂得珍惜生靈,不讓一切生命被趕盡殺絕,其治國所行仁愛之風,山“成湯解網”事跡可見一斑。《呂氏春秋·異用》記載:

  湯見祝網者,置四面,其祝曰:“從天墜者,從地出者,從四方來者,皆離吾網。”湯曰:“嘻!盡之矣。非桀其孰為此也?”湯收其三面,置其一面,更教祝曰:“昔蛛蝥作網罟,今之人學紆。欲左者左,欲右者右,欲高者高,欲下者下,吾取其犯命者。”漢南之國聞之曰:“湯之德及禽獸矣。”四十國歸之。人置四面,未必得鳥;湯去其三面,置其一面,以網其四十國,非徒網鳥也。’

  成湯仁民愛物,強調放塵為上合天心,下順民意,仁君不忍見獵人四面布網,有違上天好生之德,于是去除三面,僅存一面:并更改祝禱詞,化殺戾氣為和祥之氣,表現了統治者若行放生將比殺塵較易獲得民心。

  “成湯解網”對后世影響很大,明代蓮池《戒殺放塵文》仍然引用其故事。《列子·說符篇》記載了“周簡子正旦放生”的故事:

  邯鄲之民,以正月元旦獻鳩于簡子。簡子大悅,厚賞之。客問其故。簡子曰:“正旦放生,示有恩也。”客曰:“民知君之欲放之,競而捕之,死者眾矣。君如欲生之,不若禁民勿捕。捕而放之,恩過不相補矣。”簡子曰:“然。”’山此可知,邯鄲在春秋時代已經出現專門捕魚鳥以供放生的風俗,但是民間放生主要是表示對生靈的恩惠,先捕生靈然后再放之,則功過難以相抵。當時,周簡子聽眾門客勸導,將“捕物放生”的作法改為“禁民捕捉”,這是中國禁止屠釣的早期記載。

  春天生物滋長,古人已有保護生物措施,《禮記·月令第六》說:“孟春之月……命祀山林川澤犧牲毋用牡,禁止伐木,毋覆巢,毋殺孩蟲、胎天、飛鳥,毋麛毋卵。”:在春天萬象更新之際,切勿伐木營生、覆巢嬉戲、殘害幼苗等,否則有失大地萬物生存之道。

  “成湯解網”和“正旦放生”說明了放生習俗在中國文化具有深厚的思想背景。曇無讖譯《金光明最勝王經·流水長者子品》為佛教的放生提供了自身的資源,內容簡錄如下:

  流水長者子不忍魚為日所曝,乃求其國王,與以二十大象,暫往負水,濟彼魚命,王允其請。長者子乃及請二子,至象廄中,隨意取二十大象,雙從酒家多借皮囊,往決水處,以囊盛水,象負至池,瀉至池中,水即彌滿,還復如故。流水長者子救起瀕死之魚,予之水、食,為其解說大乘經典,諸魚聞經后,皆生忉利天。’

  《流水長者子品》對佛教的放生習俗具有重要的影響,如十二因緣法、諸佛菩薩圣號、放生功德偈、放生程序、放生儀軌等。流水長者子救魚放塵的情節,增進了中原人士對佛教放塵思想的理解,更易于接受和傳播。

  儒家的放生思想源于惻隱之心,如“子產畜魚”等具有影響力。所以,佛教的放塵結合了儒家的號召力,能夠順利推行于民間。

  宋以前的放生活動

  南北朝以來,放塵習俗逐漸流行。北魏獻文帝下敕,勿用牲畜祭祀天地宗社,每年活七萬五千牲畜的性命。北齊文宣帝實踐佛教的慈悲教法,積極斷絕肉食。天保七年(556)五月,文宣帝認為肉食是違反慈悲,故不食肉。天保八年(557)四月庚午頒詔禁取蝦、蟹、蛤、蜆等,只準捕魚;同月乙酉,不論公私禁絕以鷹、鵄獵狩。天保九年(558)二月下詔,限令在陰歷十一月和一月準許燒野,此外一律不準用火。、

  梁武帝撰寫《斷酒肉文》,下敕以蔬果為宗廟祭祀用品。而且,梁武帝造十三無盡藏,實踐放生與布施二科。蕭子顯《御講摩訶般若經序》說:

  別敕至到張文體, 日往屠肆命切鼎俎,即時救贖濟免億數,以此為常。文休者先為運吏,輒散運米與貧民,應入大辟,上愍其一分,惻然不許。非唯赦其重奉,乃加以至到之目,既非憑暖之市義,又無汲黯之請罪。人微宥重,過于昔時。文休既荷嘉貸,未嘗暫怠, 日中或不得食,而足不得息,周遍京邑,行步如飛,擊鼓揚幢,負擔馳逐,家禽野獸殫,四生之品,無不放舍焉。是時朝臣至于民庶,并各隨喜

  梁武帝命令張文休每天去屠宰場,買下即將被殺的生物,然后放生。王公貴族以及市民受梁武帝的影響,積極參與、推廣放生。

  梁元帝(55l—554在位)下詔建立放生亭,并且撰寫《荊州放塵亭碑》:

  魚從流水,本在桃花之源;龍處大林,恒捻浮云之路。豈謂陵陽垂釣,失云失水;莊子懸竿,吞鉤天餌。雖復元龜夜夢,終見取于宋王;朱鷺晨飛,尚張羅于漢后。譬如黃雀伺蟬,不知隨彈應至;青鶴逐兔,詎識杠鼎方前。北海之食,鸚鵡未始,非人西王之使傳信,誰云賤鳥。故知魚鳥之觀,俱在好生。欲使金床之膈更返,街陽之侶,雪山之鹿,不充食萍之宴。

  梁元帝將古人好生的典故重新整理詮釋,顯出他懷仁心以治天下,廣收教化民心之功效;

  陳宣帝太建十三年(581),智顥勸請陳宣帝下詔禁止采捕。智頡目睹民眾以捕魚網罟相連四百多里,于是購買江海彎典型段為放生池:并且為漁民講《金光明經》,漁民聞法改行轉業,好生從善,并獻臨海江滬溪梁六十三所,達三四百余里,為放生池,徐陵樹碑闡明因緣

  時至唐代,放生習俗非常盛行。《續高僧傳·道胄傳》記載,道胄于諸州建造放塵池一百余所,多有靈感。’“安史之亂”后,政局動蕩不安,人心惶惶,民生凋敝,饑荒四起。唐肅宗于乾元二年(759)下詔,設立放塵池八十一所,從山南道、劍南道、黔中道、荊南道、嶺南道、江西道、浙江道諸道,一直到升州的江寧、秦淮太平橋及臨江帶郭上下五里,顏真卿撰《放生碑文》。詔書中所謂的臨江海一帶上下五里各置放生池,與智頡以天然的海灣為放生池屏障之形式相雷同。

  宋代放生習俗的流行

  宋代以來,放塵在朝廷的推動和民眾的參與下更是盛行。宋太祖下詔民間二月至九月,不許采捕彈射。宋真宗天禧三年(1019),杭州天竺靈山寺慈云遵式上奏朝廷,以西湖為放生池,而且自制“放塵慈濟法門”。《佛祖統紀》卷四十四說:

  宰相王欽若出鎮錢唐,率僚屬詣天竺靈山,謁慈云法師遵式,請講法華。嘆曰:此道所未聞,此人所未見也。即為奏錫天竺舊名。師奏請西湖為放生池,每歲四月八日,郡人會湖上縱魚鳥,為主上祝壽。

  放生為慈悲濟世法門,為求皇帝延年益壽、長命百歲,所以懇求皇帝于每年四月八閂佛誕節時,大行放塵會,為天子祝圣,獲得恩準。

  《金園集》收錄了遵式的《放塵慈濟法門》,在序言的開篇說:“儒冠五常謂之仁,釋御四等謂之慈,皆惡殘去殺,推惠廣愛之謂也。然后果五福之曰壽,證四德之日常,實唯不殺,放生之大統也。”“這是以放塵融合了儒家的“五常”和佛教的“四無量心”。遵式以敘山、呪水、請加、歸依、稱佛、說法、懺愿七章,制訂了放塵的儀軌

  放生的流行不僅受到政府的支持,而且在宗教信仰上獲得靈感。守尚書屯田員外郎知越州諸暨縣事潘華撰《夢魚記》,潘華依《普賢觀經》,令人不得捕池沼江湖內魚。景德四年(1007),潘華奉詔還闕,夢江湖中魚哭泣。’這種靈感故事的流行,說明了放生在宋代的盛況。

  天圣三年(1025),四明山延慶寺知禮亦奏請在佛誕節放生,為皇帝祝壽,并請求以南湖為永久放生池。知禮為了使放生法會順利進行而制訂放生儀軌,并撰《放生文》以定其儀軌,當時的樞密使劉均奉敕為此撰寫碑文,記載這種盛事。

  遵式、知禮奏請皇帝賜放生池,顯示了僧人主動影響皇帝;而天禧元年(1017),宋真宗下詔重修放生池,并禁止在淮州郡淮水上下五里內捕魚,這可能是受當時修建放生池風氣的影響。歐陽修撰寫《跋放生池碑》,顯揚宋真宗對萬物的恩德:

  右放生池碑,不著書撰人名氏,放生池唐世處處有之,王者仁澤及于草木昆蟲,使一物必遂其生而不為私惠也。惟天地生萬物所以資于人,然代天而治物者,常為之節使其足用而取之,不過萬物得遂其生而不夭三代之政,如斯而已。易大傳曰:庖犧氏之王也,能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作結繩為網罟,以佃以漁,蓋言其始教民取物,資生為萬世之利,此所以為圣人也。浮屠氏之說,乃為殺物者有罪,而放生者得福,茍如; 其言,則庖犧氏遂為人間之圣人,地下之罪人矣。

  宋代的放塵習俗延續了唐朝,并且擴展到民間百姓的生活中。

  各地放生池的興衰,亦是當地佛教發展的盛衰。自從智頡首創放塵池以來,當佛教興盛時,如唐肅宗、宋真宗則下令擴展放生池;當佛教沒落時,放生池則成為捕捉魚族之區。

  明清佛教的放生習俗

  隨著江南社會經濟的繁榮,臨近江海的杭州、寧波一帶,盛產水產,民眾喜好進食,加速水產和肉食的消耗;同時,江南蠶絲業發達,勢必傷害許多生命。針對江南社會的生活方式,明清佛教界積極提倡放生,尤其是云棲祩宏,如憨山德清《云棲蓮池宏大師塔銘》所說:“極意戒殺生,崇放塵,著文久行于世,海內多奉尊之”,對明清佛教界影響極大。

  “戒殺護生”是佛教生命觀的重要體現,云棲祩宏提出“畜生有佛性”、“畜生有知覺”、“畜生能輪回往塵”、“畜生也會傷心痛苦”等思想,試圖改變社會民眾對動物的觀點,以達到戒殺擴生的目的。祩宏從“凡厥有心,定當作佛”的佛性論出發,表示動物念佛亦能往生,他在《阿彌陀經疏鈔》說:

  善男子女人者,善有二義:一是宿生善因,一是今生善類。男女者,通指緇素利鈍,及六道一切有緣眾生也。……又鬼畜地獄,雌雄牝牡,亦可均名男女。但念佛者,俱得往生,是通一切眾生也。

  祩宏將“善男子善女人”解釋為“六道一切有緣眾生”,畜生有心可以“以念生定”,畜生亦具有生成佛的可能性,這是從修行解脫的角度提升了動物的生命地位。既然動物與人類的佛性是平等,殺害動物則是“以強凌弱”的非正義行為。如《竹窗二筆·殺罪》說:“據含靈皆有佛性,則蟻與人一也,何厚薄之足云?如其貴欺賤,強陵弱,則人可殺而食也,亦何厚薄之足云?”:祩宏強調人們應該無有厚薄、平等地對待動物。

  其次,祩宏強調動物與人一樣,亦有感情和知覺,以此勸導不殺。《竹窗隨筆·湯厄》說:

  予見屠酤之肆,生置鱉繕蝦蟹之屬,于釜中而以百沸湯烹之,則諭之曰:彼眾生力弗不汝敵,又微劣不能作聲音。若力敵,則當如虎豹瞰汝;若能作聲,冤號酸楚之聲當

  震動大千世界。’祩宏是從湯烹動物的情形,讓人們去想象動物的痛苦,“不忍其痛”從而達到戒殺護生的目標。另外一方面,動物刃;有親人,不愿意同親人分開,如世間父母愛好,“一切禽獸亦各愛其子”。

  祩宏勸導民眾反思自己的生活與感受,想象動物亦有類似的感受,從而引發同理心、同情心、不忍心。在《戒殺放生文》中,他要求民眾在塵日、生子、祭先、婚禮、宴客、祈禳、營生時都不可以殺生。而且,祩宏用因果報應故事,形象地闡明戒殺放塵的功德。同時,戒殺放生不僅是慈悲心的體現,更是得塵凈土的法門,如《戒殺放塵文》說:“凈業三福,慈心不殺實居其一。今能不殺,又放其塵;既能放塵,又以法濟令生凈土。如是用心,報滿之時,九晶蓮臺高步無疑矣。”這是將戒殺放塵納入修行法門,從人性的同情引向宗教的解脫。

  祩宏不僅宣揚戒殺放生的思想,而且在實際行動上于杭州城南北設上方和長壽二放生池,以利十方信眾行放塵之善行。依祩宏《重修上方寺鑿放塵池記》的記載:上方寺建始于后梁貞明七年(593),明景泰四年(1453)寺廟衰敗,土地被民眾占用,僅存十分之一的土地。沈善能居士原來占有土地,嘉靖二十三年(1545)升官,將土地出租,產權留給女兒。他的女兒出嫁王氏后,遵父親的遺囑,將土地產權交給云棲寺,于是恢復為僧地。王氏夫婦去世后,當時宋化卿居士聽到這件事非常贊嘆,便拿錢贈送給王家的子孫,而且定好契約。祩宏在眾居士的幫助下,節衣縮食,將上方寺故址贖回。當時,居士們建議在舊址建立寺院,祩宏觀察地理形勢,修渠疏通湖與土地,建成放塵池;并且修整一座廢棄的房子,讓兩三個誠信的僧人守護修行。‘祩宏在修建上方寺放塵池后不久,又續建了長壽庵放塵池。依《北門長壽庵放生池記》,長壽庵是后唐時期翔鸞院的舊址,年久荒廢,祩宏與仁紳募款興建為放生池。

  放生池的修建是一項大工程,在財力、人力、物力等方面都需要有大投入。首先,祩宏通過講經說法傳播自己的戒殺放生思想,勸導當時的仕紳接受他的思想。《居士傳·虞長儒傳》記載:“時宏公方坐南屏演《圓覺經》,募錢贖萬工池,立放生社,緇白數萬,伽陀之音震動川谷,一時清節之士多與其會,實長孺倡率之。”’祩宏演講《圓覺經》,于是受到當時仕紳的協助,尤其是虞長儒這樣的仕紳領袖宣傳,倡導、率領。同時,《北門長壽庵放生池記》記載,居士、比丘、士大夫有的提供金錢援助,有的帶來食物,有的親自參與勞動。

  同時,放生池的維持也需要龐大的資金,一方面為居士信眾的捐款,另一方面則是寺廟僧眾自行挪省供給。如《云棲紀事》說:“云棲在山中設放生所,飛走各類充仞其中;既有生食,眾僧復減口以養之;除萏茭,約費粟二百石;城內外放生二池歲費百余金,自來無缺乏。”可見,放生池的修建和維持,是戒殺放生思想、制度、實踐融合的結果。

  在明代結社風氣的影響下,祩宏成立了“放生會”,依《上方善會約》可知有“上方善會”、“西湖放生社”。《上方善會約》規定了上方善會的宗旨、定期、讀誦、治供、議論、主會等事項。“上方善會”的宗旨是“讀誦大乘戒經,兼之放生念佛,是諸上善人同會一處”,“大乘戒經”是指《梵網經》,可見“上方善會”是一個持戒、念佛、放塵的在家修行聚會。在每月朔望前一日,聚集于上方寺,愿意參加者簽名于本上,以記錄參加人數,可見是有固定的參會日期。眾人到齊后,由一位僧人領眾,誦《戒經》一卷,念佛五百聲或一千聲。誦經完后,餅果三色作茶供;念佛后,飯菜三色作齋供。茶供、齋供的費用山每位參加者各出五分銀,由守院僧置辦。法會后,大眾可以交流佛法義理。對于放塵銀,則各各隨便出,不拘多少或者有無,或者自己購買宋放生。在“上方善會”的組織里,會首是輪流依次作主,因為會資是固定的五分錢,會首的主要工作是準備香燭茶湯,記錄參加的會員。總之,祩宏是希望保持“放生會”的平等、簡單、易操作等特點,這樣才能久存。

  同時,祩宏在四明知禮放塵儀軌的基礎上,對《放生儀》進行改造,使其簡便易行。其步驟主要有默想、灑水、說法、懺悔、發愿,祩宏最大的改變是在增加了念誦《往生凈土神咒》和《十方華嚴經·十回向品》,是希望休現放生的意義在于回向眾生與往生凈土。

  祩宏在明末結社風氣的影響下,鑿建放生池、召集放生社團、修訂放塵儀軌、制定放塵會約,對佛教的放生進行制度性的建構,從而使放塵成為具有階層組織、定期定量的制度,從而使放生在精神上符合時代價值、在形式上組織制度化。在祩宏的影響下,放塵盛行于明末清初的佛教界。湛然圓澄、密云圓悟等高僧,以及馮夢禎(1548-1595)、虞淳熙(1553-1621)、陶望齡(1562-1609)等居士,亦多支持放生之業。虞淳熙在西湖組織勝蓮社,鼓勵社友放塵救眾,《武林掌故叢編》收有虞淳熙撰《勝蓮社約》。陶望齡、張子云等亦曾在萬歷二十九年(1601),于杭州城南創放生會。

放生的方法

  如何放生

  放生的活動是基于眾生平等的慈悲精神以及輪回生死因果觀念。所渭“吃它半斤,還它八兩”。如果能夠既戒殺又放生,當然功德倍增,此等感應靈驗的事例,史不絕書。

  現代社會科技進步,人口密度膨脹,生活空間縮小,要想求得一個絕對安全可靠的放生池和放生區域,是相當困難的。其難處除了漁、獵的網捕射殺與打撈之外,也有自然環境的限制。如今日的臺灣與美國,只有野生動物保護區。此外,有人基于愛心或保護自然環境的立場,勸導社會大眾不要亂捕濫殺,以免破壞生物互相生克的自然協調,也是為了挽救珍稀動物瀕于滅種的危機,這些跟佛教放生的本意雖相應但不相同。如果我們僅把要放生的生物無限制地流放在自然景觀動物保護區,到了飽和程度,也會有人以控制繁殖和適量的捕殺等方式來調節其生活空間的。

  因此,我們到哪兒放生?應該如何放生?如果是魚,有人用鉤釣、網撈;如果是鳥,有人用槍射、網捕。而且今日的魚市場和鳥店,所售的商品很少是野生的,多半是來自人工繁殖的魚池和鳥園。那些動物,根本沒有適應自然環境而自求生存的能力,放生,也等于殺生。放小的,被大的吃掉;放大的,就進入餐館的廚灶。鳥類,尤其是魚類,都有它們生存的習性。一定的魚類必須生存于一定的水質、水深和水流的環境中;買淡水魚放于大海,買海魚放于淡水都是大問題。如果是鳥園繁殖的鳥類,它們不曾在自然界覓食,便可能甚至不知草叢樹林間的草種樹果等也可以作為食物;如果放之于原野,不是饑餓而死就是被其他動物或鳥類捕食而亡。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否還需要放生?是否還應該放生?

  關于如何放生要注意事項:

  1.時間:放生在每月初八、十五、二十五、三十或佛菩薩的紀念日較為殊勝,尤其在神變月(藏歷正月)的功德更大。但也可以不定期放生。

  2.地點:宜在放生池、以及遠離捕殺之水域、山林等盡量能使所放眾生生存悅意且能長壽之地。

  3.類別:蟲類、魚類、飛禽、畜類等,所放眾生之軀體越大,則所獲之功德也越大。

  4.方式:動作輕柔,若有甘露丸、解脫丸等則預先化于水中,在放生前灑在所放動物上。用密宗《系解脫》在其上方加持則更為殊勝。

  5.發心:應發利益眾生之清凈心,一心一意為其獲得暫時之安樂及究竟之解脫而祈禱。

放生發愿三個程序

  灑凈誦偈

  放生儀式開始前,于放生處設香案,備凈水楊枝,中供觀世音菩薩像。放生儀式開始,眾等即以慈眼視諸眾生,念其沉淪,深生哀憫,復念三寶有大威力,能救拔之。法師手執水盂,默念想云:一心奉請十方慈父、廣大靈感觀世音菩薩,降臨道場,加持此水,具大功勛。灑沾異類,念彼身心清凈,堪聞妙法。法師邊灑凈水邊誦《香贊》:“楊枝凈水,遍灑三千,性空八德利人天,福壽廣增延。滅罪消愆,火焰化紅蓮。”然后三稱“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誦畢,法師與大眾同誦《大悲咒》若干遍,并且于眾生靈處邊繞行邊灑凈水。接著,再誦《心經》一遍,《往生咒》三遍,三稱“南無甘露王菩薩摩訶薩”。

  說三皈依

  法師拈香,啟請盡虛空、遍法界十方常住佛法僧三寶。然后,法師代這些水陸飛行、為他網捕、將入死門的諸眾生行懺悔,懺悔畢持咒。接下來,法師向眾生傳授三皈依法說:“諸佛子,汝等不聞三寶,不解皈依,所以輪回三有,今墮畜生。我今授汝等三皈依法,汝今諦聽。”然后法師念道: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兩足尊,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離欲尊,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眾中尊,皈依僧不墮畜生。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法師說一遍,大眾答一遍,如是三遍。法師授“三皈依法”后,再說“十二因緣”,以令眾生“了知生滅之法,悟不生滅之法”;再為眾生稱“四弘誓愿”,望其“依佛發愿,依愿修行”。發愿詞為,先誦“眾生無邊誓愿度,煩惱無盡誓愿斷,法門無量誓愿學,佛道無上誓愿成”三遍,再誦“自性眾生誓愿度,自性煩惱誓愿斷,自性法門誓愿學,自性佛道誓愿成”。然后,法師又為眾生三稱七佛名號:南無多寶如來,南無寶勝如來,南無妙色身如來,南無廣博身如來,南無離怖畏如來,南無甘露王如來,南無阿彌陀如來。復稱贊佛的十種通號: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放生發愿

  法師在放生前對眾生叮嚀道:“唯愿汝等,既放以后,永不遭遇惡魔吞噬、網捕相加,獲盡天年。命終之后,承三寶力,隨緣往生,持戒修行。”又說:“更愿放生,菩提行愿,念念增明,救護眾生。……愿捕生人等回心向善,同得解脫,共證真常。”最后,法師拈香念佛,將眾生靈輕輕放去。大眾即同念回向偈:“愿以此功德,莊嚴佛凈土,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若有見聞者,悉發菩提心,盡此一報身,同生極樂國。”

儀規與要求

  中國漢傳佛教寺院在長期的放生法會中形成了獨特的《放生儀規》。一般說來,按現行《放生儀規》,放生全過程可分為灑凈誦偈、說三皈依、放生發愿三個程序

  最簡單最有效的放生儀規:

  1、稱名: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大勢至菩薩!南無清凈大海眾菩薩!(念三遍)

  2、懺悔: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今在佛前求懺悔。(念三遍)

  3、皈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皈依佛兩足尊。皈依法離欲尊。皈依僧眾中尊。皈依佛不墮地獄。皈依法不墮餓鬼。皈依僧不墮傍生。皈依佛竟。皈依法竟。皈依僧竟。(念三遍)

  4、念佛:南無阿彌陀佛!(念數遍)

  5、放生:希望你們,被放以后,獲盡天年。臨命終時,乘佛愿力,往生極樂。(念三遍)

  6、回向:愿以此功德。平等施一切。同發菩提心。往生安樂國。(念三遍)(結束)

放生回向

  所有十方世界中 三世一切人師子 我以清凈身語意 一切遍禮盡無余

  普賢行愿威神力 普現一切如來前 一身復現剎塵身 一一遍禮剎塵佛

  于一塵中塵數佛 各處菩薩眾會中 無盡法界塵亦然 深信諸佛皆充滿

  最勝衣服最勝香 末香燒香與燈燭 一一皆如妙高聚 我悉供養諸如來

  我以廣大勝解心 深信一切三世佛 悉以普賢行愿力 普遍供養諸如來

  各以一切音聲海 普出無盡妙言辭 盡于未來一切劫 贊佛甚深功德海

  以諸最勝妙花鬘 伎樂涂香及傘蓋 如是最勝莊嚴具 我以供養諸如來

  我昔所造諸惡業 皆由無始貪嗔癡 從身語意之所生 一切我今皆懺悔

放生意義

  中國漢地放生習俗歷史悠久,也已形成傳統,對于喚醒世人的惻隱、仁恕、慈悲之心,為天下蒼生祈福,德被萬物,起到了積極作用,而且客觀上也有利于生態保護。

  近百年來,隨著科技發展、工業革命,世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一方面給人們的物質生活帶來極大的富足和便利,另一方面則造成環境污染、生態失衡、各種自然資源加速流失。從人文層面看,更是出現了精神空虛、道德淪喪、戰爭威脅不斷、恐怖主義盛行;從生物界來看,各種生物種類正以空前的速度在減少,大多數野生動物不是被人類大量捕殺,就是因人類的活動而失去美好的家園,各種動物的權益受到空前的大規模的剝奪,甚至受到殘酷的虐待。這一切已引起廣大有識之士的極大關注和反省,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動物是人類的朋友,它們的權益應當得到維護,正如當年非洲黑人和印第安土著人的權益應當維護一樣,一些大眾媒體為此仗義直言,各種環境保護組織、動物保護組織紛紛建立,一些歐美國家還制訂了各種保障動物福利的法律。這一反對物種歧視、為動物爭取福利的運動,是在20世紀隨著反對種族歧視和爭取婦女權利運動而興起的,這個運動的目標,是把利他主義的精神從人類自己擴大到非人類動物,因為那些動物也同人們一樣,能夠感受痛苦與快樂。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說過:“我們的任務是要解放我們自己,這需要擴大我們同情的圈子,包容所有的生靈和美妙的大自然。”哲學家康德說:“人必須以仁心對待動物,因為對動物殘忍的人對人也會變得殘忍。”一些社會學研究證明,兒童時期對動物殘忍的人,成年后犯罪率升高。

  因此,在21世紀,佛教放生護生的理念不僅沒有過時,而且具有特殊而積極的意義。提倡佛教放生護生的理念,有利于人心向善,抑制殺戮和恐怖主義,提高公民的文明程度,建立和平、和諧的社會;有利于保護生態環境,抑制不合理的消費和奢靡、腐敗之風,改變不良的餐飲習慣,促進人們的身心健康;從佛教修行來說,更是增長慈悲心,減少罪障、疾病,增福增壽,感得現世與來生善果的功德之行。當然,當代佛教徒在放生護生形式上應更靈活一些,不宜拘泥于傳統;在內容上應結合現實,作相應的擴充,充分發揮其積極的影響,避免消極的影響。

放生的好處

  現在暫無科學依據證明放生會“給人福分”。從實際來看,放生的動物大多不合適:①蚯蚓之類的小動物,繁殖快,放入更多反而擠占生存空間;②家禽、家畜完全無法在野外生存;③捕來的受傷動物,如鉤破嘴的魚,不經處理很快就會死掉,而很少有人會去考慮這點;④購買野生動物已經犯法,若真想讓它們得救,便應報警,打破這個產業鏈

放生功德

  根據佛教說法:

  一、放生就是救命放生就是救護那些被擒、被抓、將被宰殺、命在垂危的眾生的命,而眾生最寶貴的就是自己的生命得以重拾生機,救他們的命,他們感激最深,所以功德至大!

  二、放生就是還債人們今生及累劫以來所造的殺業早已無量無邊,放生就是出錢、出力來救贖眾生的性命,以償還以前人們所積欠無數的殺債。

  三、放生就是救急放生與其他的功德不一樣,是救命在旦夕,隨時將被宰殺的生命得以重拾生機,是千鉤一發、刻不容緩的行動,就好像是醫院的急診急救一般,一個剎那、一全行動便可挽救成千上萬無數的生命,所以功德至深。

  四、放生就是慈悲佛心就是大慈悲心,慈悲心是學佛的根本,而放生則是為了解除眾生的苦難,起慈悲心予以救贖的一種行為。放生可以長養我們的慈悲心,在放生的過程中,慈悲心獲得最大的培養。常常放生,慈悲心常常滋長,與佛心更相契,與佛更容易感應道交,學佛道業更容易成就。

  五、放生就是覺悟任何一個眾生的佛性與我相比毫無或缺,無二無別,因而每一個生命都是平等珍貴的。在放生中讓我們覺悟到眾生皆知貪生怕死,皆知趨吉避兇,皆有喜怒哀樂,與我相比,完全相同;眾生更皆具備真如佛性,一旦業盡情空,未來皆能成佛,所以救一眾生如同救一佛子,更等于救一未來佛。

  六、放生就是實踐與其空口說得萬言,不如老實行得一字,學佛最重要的就是實踐。在放生真實的行動中,真正去培養慈悲,真正去解救生命,真正去為眾生皈依、念佛、懺悔、回向,真正去體會眾生平等一如、皆具佛性、皆能成佛的道理,真正做到自利利他,這樣的修行才能真正得到利益。

  七、放生就是積極吃素與放生是學佛人行持上極重要的二件事。但吃素只是止惡。是消極地不再造殺業,不再積欠新的殺債;而放生卻是揚善,是積極地救贖生命,償還以前所欠的殺債。吃素而不放生,以前欠的殺業還是有果報的;放生而不吃素,所修得的功德又因為吃肉殺生都賠光了。所以吃素放生是一體的二面,需要相輔相成的,同時并行,效果才會顯著。

  八、放生就是方便當天放生,當天無數身陷牢籠的眾生馬上獲得了自由,無數瀕臨死亡的生命馬上重拾了生機,無限的功德當天馬上可以獲得。并且不管一人多人、錢少錢多、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只要發慈悲心,任何人都可以進行放生。放生不像其他功德,不需要等待機緣,自己可以主動進行;不需要依賴別人,自己可以獨立完成;千千萬萬人一生中做不到的功德,我們可以經由放生短短的時間內獨自一人完全成就,若更能以此廣為提倡,功德更加不可思議,所以放生功德最為第一,非其他小善所能比!

  九、放生就是改命今生的命運遭遇是因為多生以來所造就無數的善惡因緣所呈現的一個結果,造善因就得善果,造惡因就得惡果。但未來的命運卻完全掌握在人們自己的手中。通過積福行善,誠心懺悔,人們的命運可以完全改變過來。而放生的功德最大,既直接又快速,改變命運的力量最為顯著。

  十、放生就是解冤每一個眾生在多生累劫以來,都曾經與人們結過冤仇,冤仇既結,懷恨在心,必當伺機報復。而放生正可以解冤釋結,化敵為友,避免彼此的冤冤相報!

  十一、放生就是消災災難不幸之所以發生,都是源于人們以前所結的冤業、所造的殺業而來。放生解救眾生的命,免除了眾生的死難,也同時消除了我們的宿業,免除了未來原本應該償受不幸的業報,這是因果必然的道理。

  十二、放生就是治病其實疾病絕癥之所以發生,就是因為以前我們殺生所感召的殺業而來。既造殺因必結殺果,既造成殺業必受殺報,解決之道就是放生,償還殺債,消除了疾病根本的殺因,病苦自然好轉。

  十三、放生就是救親每一個眾生在無始的輪回中,都曾與我們互為父母、子女、手足、親眷,只因彼此業緣不同,今朝我幸而為人,彼不幸淪為畜牲,放生就是救拔我們累世以來的親友眷屬,使其重拾生機,安享天年!

  十四、放生就是延壽每個人都希望長壽,放生救贖生命,延長了無數眾生的生命。也必然同時延長了自己的壽命,這是因果永恒不變的真理。

  十五、放生就是福善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而每一條生命都是平等珍貴的,所以救一眾生,功德已無量無邊,更何況救眾多生命!放生就是積最大的福!放生就是行最大的善;積福行善,所有功德,莫過放生!

  十六、放生能助生西放生三施俱全,財布施、法布施、無畏布施,放生一舉盡得。修行人以念佛(念佛--憶念覺悟的意思)為主,放生為輔,如此修行,如順風之帆、順水之舟,用力少而成效多,以此無上殊勝的功德回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往生大業必能穩操勝券,高登西方九品蓮臺必是指日可待。

  然而,佛教之外并沒有對這些的證實,自然也不會被科學界贊同。

放生亂象

  淳安縣千島湖違規放生巴西龜

  日前,淳安縣漁政部門及時制止了一起外地游客在千島湖違規放生巴西龜的行為,并暫扣了350多只巴西龜。

  據調查,該批巴西龜系溫州佛教協會一行購買攜帶,并準備在千島湖旅游碼頭放生之用。巴西龜又稱紅耳龜,是世界公認的生態殺手,性格兇猛,動作靈活,比較好斗,會大量掠奪同類生存資源,已經被世界環境保護組織列為100多個最具破壞性的物種,多個國家已將其列為危險性外來入侵物種,中國也已將其列入外來入侵物種,嚴禁“放生”野外,避免危害自然生態環境。

  漁政部門提醒,根據《水生生物增殖放流管理規定》、《浙江省漁業管理條例》等法規要求,單位和個人自行開展規模性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動的,應當提前15日向當地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漁業行政主管部門報告增殖放流的種類、數量、規格、時間和地點等事項,接受監督檢查。禁止使用外來種、雜交種、轉基因種以及其他不符合生態要求的水生生物物種進行增殖放流。建議廣大群眾在放生前,與漁政等相關部門聯系,多做一些準備工作,多了解一些放生對象的生活習性,物種特性等,避免“放生變殺生”的情況發生。

  三亞放生海龜最高賣5萬元

  海南三亞的南山文化旅游區內,有一個明碼標價的放生點,該放生點內除了放生小魚,還能放生國家二級保護動物海龜。根據海龜的大小不同,放生價各不相同,最高價可達5萬元。

  景區放生點的工作人員明確表示,海龜是從正規的養殖場采購的,他們也不會捕撈放生龜重新賣給游客,景區還經常出動快艇驅逐在放生海域違法捕撈的漁民。

  2014年10月2日當天上午,南山海上觀音的放生點已放生20多只大小海龜,其中有一只巨型海龜。

  不注意動物檢疫,隨意放生可能傳播疾病野生動物、養殖動物體內都可能有一些危害動物和人身體健康的病毒、病菌,如果我們不對動物進行檢疫,隨意放生,很可能會造成這些有害的病毒病菌的四處擴散,不僅可能造成野外動物的大量死亡,生態環境平衡被打破,也可能造成人的疫情,因此不能掉以輕心。放生出于慈悲,但是真正的慈悲從來都是要善觀緣起,一定要符合智慧。執著外在的形式,執著自身的福報和功德,而不全心全意從眾生的福祉出發,這種放生不僅是違背科學精神,也是違背放生本意的。

放生要究竟

  《華嚴經》云:“亡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為魔業”。我們經常參加放生活動的人絕不能一放了之,而應該在以心量所能及的時間、地點、方式上,在從買生至放生的各個環節上作周密的考量,悲憫所有的眾生,幫助所有的眾生,利益所有的眾生。除了如理如法的放生外,我們能做的事情俯拾皆是:當您看到地上的螞蟻、窗臺上的麻雀、水里的游魚、林中的小鳥……,能否為它們施舍一點食物;當您路遇屠殺小動物的現場,能否為它們稱念一下佛號;當您在餐桌上看見被煮食的眾生肉,能否暗暗為其稱念三皈依;當您有機會的時候,可以勸勸身邊的人戒殺、持素、放生;有條件時候的為困苦的人伸出援手,等等…等等…,只要發心去做,您就能幫助無量的眾生、行無量的善行、成就無量的功德。

放生注意事項

  一、不要預約放生

  與賣魚者直接或間接、明確或暗示將要買生放生,使賣者聞訊捕撈,違背施無畏的基本定義。如此可令這些眾生本幾日后死,如今因預約賣者數量、品種等,使其提早被撈,雖汝意為放生,然而其中勢必有不堪折磨而早夭的眾生,由于其提前死亡出于你的預約,使自己的善舉偏于形式了。要在不預先告知的情況下突然去采買物類放生

  二、要觀察地點、水質及什么環境適合所放生物生存

  如果被放之眾生,能放其為適于它生長的環境,則對其有極大好處。反之,若只顧放而不觀察所放的地點,則對其害處多多。如鱔魚泥鰍在河里活不了幾天 因為河底是泥沙 不能形成洞穴 田螺放在河里也活不了幾天 把海水魚放到淡水流域中,其必死無疑。 放魚子一定要將母魚買下 否則 只買魚子 母魚就要被殺 且魚子就象沒有懷足月的嬰兒被墮胎一樣 還有不能將野兔置于眾人處,不能將飛鳥放于易捕地,不能將魚兒放入被化工原料污染的確無法生存的河流水域等。

  三、不固定時間地點采買,不固定時間地點放生,盡量不要讓人知道放生地點或選擇人煙稀少之地或大江大河的的水中間放生(“一次我去吉林松花湖放魚,一位回族年輕人告訴我‘昨天長春來了四個人在松花湖的江邊上放魚,他們走后,魚不往江中間游,都叫別人撈去了’!”。

  四、禁放養魚池等小水區

  嚴禁將魚及水生動物放入養魚池,以養魚池為賣魚殺生之來源處,將眾生放入其內,乃間接殺生也。也不要放魚在小的湖水里,小型湖水水面有限,魚兒無處逃生。也不要把魚放在小型水庫里 冬季不要放夏候鳥,放了反而會被凍死餓死。也不要放家養的鳥,它自己不會打食,會被活活餓死。放鳥,要買野生的鳥,要把它們帶到草木茂密人煙稀少的地方放飛,一旦剩下幾只奄奄一息的小鳥,就輕輕的把他們放入深深的草叢中,免被游人捉去。

  五、放生儀式宜簡單隆重,放生過程宜迅速確實,千萬不可因人為因素拖延擱置,害籠內眾生多受不必要之苦。

  不要組織大隊的同修過于張揚的放生,以避免有心機的人伺機捕捉。放生儀規要根據物命的情況來決定簡繁,必要時先放生,再做儀規。儀規一定要用虔誠心去做,否則沒有意義!

  六、不得區分大小貴賤

  一味追求數量,而對某部分眾生遠離慈心。如見兩盆魚,心想若放這盆軀體小的眾生,則價錢和數量要比放那盆軀體大的合算。或思維買一大堆田螺的錢,還不夠買一只甲魚的金額。因而棄大舍貴,擇小選賤。這樣一來,勢必會造成未被解救生命的眾生怨恨與嗔怒。孰不知軀體越大,價格越昂貴的眾生,你放了它,功德也越大。所以放生時不要帶著選擇和預備買何品種的心去買生,應當遇見什么,就買什么。

  七、要善回向

  很多人因為自以為不去執著功德利益,而凡有放生皆不去好好回向。孰知因果成熟,是必然之勢。不重視回向,會導致放生功德轉化為人天福報,為將來往生乃至成佛,形成阻礙。所以每個修行的人,一定要使功德轉向出世間的種種成佛利益。如回向莊嚴西方極樂世界

  八、未知己知彼,勿隨意勸說

  輕易不要對無信心者(尤其是賣魚的人)宣布和勸化說我買魚是為了放生做功德,你應當怎樣等等。因為并不了解對方對于因果之取舍觀念,一旦被其把握和摸索出放生者出沒的時間規律,所偏重放之品種,即便每次給放生者開諸方便,放生亦流于形勢而形成弊端。使賣者為了放生者的需要而購抓某種眾生,而放生者并不見得一次都能將賣者的貨量都買掉,使未被放的另一部分眾生傷心埋怨。所以輕易不要讓賣者知道目的,通曉規律。

  對于有的地區已形成此局面者,應亡羊補牢,注意宣傳給新的放生者這個道理.

  九、倘使工作失誤,勿輕易自咎

  釋放與解救他人的生命,永遠沒有過失。許多放者因為工具、因緣及種種不利因素,使所購眾生不能全數盡活,便于亡者自愧有罪惡感。實際眾生從生到死,皆受制于因果,假如你盡力做了,它還是于放前死亡,實屬因緣所使。彼既便如此,亦要比被人刀刃烹煮者幸之萬倍,據說畜生之苦,不但苦于死時之劇痛,死后之剖解、烹食、乃至被消化后,其痛苦的知覺方無。故這對于被放者而言,使其少苦而終,且免受死后之劇烈痛苦,仍具備不小貢獻。況且你把放生的功德回向給他們,對其今后,仍具備積極深遠的意義。

  十、放生場所需注意清潔

  放生場所選擇應當以環境清潔適宜生命成長之地為好,尤其水源應是大河、活水、無工業污染,最好是國家保護區域;放生對象盡量選擇能自己獨立生存的生命,如:貓、狗、鳥、魚等。

11选5的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