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uaoqk"><wbr id="uaoqk"></wbr></rt>
<menu id="uaoqk"><wbr id="uaoqk"></wbr></menu>
當前位置:弘善佛教 > 素食文化 > 素食慈悲 >

藏族素食主義:是身體需要肉,還是欲望需要肉?

[素食慈悲] 發表時間:2018-01-17 作者:楊先加 [投稿] 放大字體 正常 縮小 關閉

藏族素食主義:到底是我們的身體需要肉,還是我們的欲望需要肉?

  我第一次接觸素食文化是2014年8月,在香港參加第四屆世青會的時候。當時我決定做一名為期一周的素食者,當然,主要是因為大會只提供素食。從那以后,我的腦海里便時常浮現出一個疑問:到底是我們的身體需要肉,還是我們僅僅享受其味道而已?為了尋找答案,我從今年5月19日起正式成為了一名素食者。在這兩個半月的素食生活里,我遇到了許多有趣的事情,同時也碰到了一些挑戰。

肉中有“素”,素中有“肉”

  當我向家人表明我想吃素的態度后,母親便和我進行了一番爭執。接下來的一周里,父母不斷地勸我吃肉,雖然他們認為吃素是一種很好的修養,但同時也認為不吃肉是不健康的。在他們看來,吃素就是在受苦受難。除了特殊的地理環境外,他們的這種觀念,也正是素食主義在藏區難以實行的一個重要因素。

  在過去的十個月里,我通過對藏族素食主義進行研究了解,總結出了藏族人民關于素食主義這一話題的四種不同身份和態度。

  第一種是吃肉者,但承認吃素是一種很好的修養,比如我的父母;

  第二種是吃肉者,而且認為吃肉是必須的;

  第三種是吃素者,但覺得吃肉更營養、更健康。我曾經采訪過幾位藏族素食者,雖然他們吃素已經有幾年時間,但他們都感覺吃素后身體明顯不如以前,畢竟在藏區從事體力勞動的人比較多。

  第四種是吃素者,并且認為吃素更健康、更營養。

  在我采訪的21位藏族人中,屬于第一種類型的人占的比例最大。在藏區,多數人認為吃素是一種高尚的品德,因為吃素可以減少殺生所帶來的惡業。但同時,他們也認為吃素是一件很難、甚至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在下定決心吃素前,我自己也有過一段艱難的心理斗爭,包括面對家人的反對、意志力不堅定以及環境和氣候等帶來的挑戰。

比吃素更重要的,是素食教育

  同樣的調查,我在國外留學時也做過。在三個月里,我先后采訪了13位來自不同國家的素食者,其年齡在25歲到38歲之間。其中,有8位是女性,5位是男性。當我問他們為什么選擇素食時,8位女性中有7位的回答是“想擁有一個好身材。”剩下一位來自德國的女性則回答說:“當停止吃肉六個月后,我開始發現肉對我來說已不再是食物,它們是生命。”而其他5位男性也都表示,吃素只是因為想要健康。所以不難看出,在西方,素食者都普遍認為吃素是健康的。

  當我把西方素食主義和藏族素食主義相比較后發現,其實藏區缺乏的不是素食者,而是素食教育。2011年,美國出了一部紀錄片,叫《Vegecative》(素食教育)。在這部影片中,專業的醫療機構把大量的研究對象分為兩組:素食者和非素食者,并對他們進行長時間的測試和跟蹤調查。最終,醫療機構得出了一個結論:人的肉食量和出現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成正比。藏區近年來雖然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素食者,但人們對于素食主義的認識,卻始終無法形成統一的看法。因此,素食教育的推廣和宣傳在藏區十分重要。只有這樣,才能夠出現更多持久的素食主義者。

三凈肉,不是你吃肉的借口

  在歐洲留學期間,我讀了一本書,叫《為什么人類可以抱著狗,吃著豬排,穿著牛皮》。在書中作者提到,很多時候人類對于肉食的欲望并非來源于生理,而是心理。作者也把這種心理稱為“肉食主義”(Carnism)。同時作者還說:“在我看來,狗肉和牛肉似乎沒有區別。”因為普遍來講,肉是暴力的產物。不使用暴力,便無法獲得肉。因此,肉與慈悲兩者間的關系是相違的。然而,由于環境的惡劣和交通的不便,藏傳佛教徒中吃素的人其實并不多。所以在藏傳佛教中,肉與慈悲之間的關系也呈現出多樣性和靈活性的局面。我個人認為,這也是藏族素食主義文化的一個特殊之處。

  此外,佛教早先的經律是開許食用三凈肉的,我認為這是非常善巧方便的做法。因為在佛陀時期,出家人不允許自己做飯,但在大乘佛教中,佛陀又明確指出應禁止食肉。對于這兩種不同的教法,我想引用索達吉堪布在哥倫比亞大學演講中的一段話進行說明。索達吉堪布說:“雖然在佛教中開許吃三凈肉,但這種開示實際上是臨時的、不究竟的。佛陀最究竟的教法是不吃眾生的肉。”

  總之,素食文化不僅是一種世界性的飲食文化,更是一種修養慈悲心和實踐眾生平等的事業。因此,我認為我們每個人都至少應當做一次嘗試,看看到底是自己的身體真的需要肉,還是我們的欲望需要肉。

  原文標題:藏族素食主義|第五屆世界青年佛學研討會微演說

  文章轉自微信公眾號:世界青年佛學研討會

精彩推薦
11选5的技巧